东北新闻网金虎时评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金虎时评 >> 梁启东

梁启东:破解“李约瑟难题”与中国科技崛起

2021-03-22 15:44  来源:启东视野  
作者:
分享到:

  

  在世界科技发展史上有一道著名的“李约瑟难题”,英国历史学家李约瑟提出:“尽管中国古代对人类科技发展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但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

  确实,在元明以前,中国在科技和经济很多领域都领先于世界。但是到了近18世纪以后,中国的科技和经济却纷纷落伍了。特别是晚清以后,中国更是沦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这其中的奥秘到底是什么?

  为了探讨这个奥秘,我们有必要对近代世界科技发展的历史进行一番回顾和比较。

  毋庸讳言,近代世界科技的中心在西方,与此相关联,近代世界工业的中心也在西方。18世纪以来,世界科技中心和工业中心有个位移的过程,首先从英国转到德国,再到美国。这种位移,表面上是地理位置的转变,实质上是创新能力由弱向强的转移,是有利于创新的体制、机制和文化相互作用的结果。

  英国为什么是工业革命的发源地?

  我们都知道,英国是工业革命的发源地。发源于英国以蒸汽机发明和广泛应用为标志的工业革命,促进了纺织、煤炭、冶金等近代机器工业的兴起和发展,推动了人类社会生产力的极大发展。英国由于引领了这次工业革命,生产效率大幅提高,从而快速地将其他国家抛到后面,将英国推上了世界霸主的地位。

  工业革命之所以在英国开始,主要是得益于英国的制度环境。早在1215年,英国就颁布了《大宪章》,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了对私有财产及公民个人权利的保障。1624年,英国就已经明确规定把专利权授予最早的发明者,专利权的对象是新创工业领域中的最新发明,专利年限在14年以内。英国后来逐步形成了在当时比较先进的君主立宪制,打开了民主和自由的大门。

  在17世纪中叶英国的商品经济已有较大发展,并率先爆发了资产阶级革命,消除了农业的封建土地制度和小农经济,为工业革命的兴起造就了最重要的经济前提;英国是近代科学的主要策源地,以牛顿力学为代表的经典物理学和以亚当斯密为代表的古典政治经济学成为那个时代最先进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为产业技术创新和自由市场制度创新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指导和支撑,从而为工业革命的兴起奠定了坚实科学理论基础。

  17、18世纪,那里有较为宽松的宗教背景,为牛顿等科学家提出超前的、有创见的理论提供了合适的气候和土壤;其先进的市场意识、商贸手段也为蒸汽机等技术发明和产业化创造了有利条件。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英国是世界科学中心、技术中心和产业中心,是19世纪世界最强的工业国。后来,由于绝大多数科学探索封闭在皇家学会的团体里,造成学术与生产相脱节,英国的科学及工业技术逐渐丧失了早期的领先优势。

  德国为什么能够实现科技和工业崛起?

  我们再看看德国在近代的迅速崛起过程。德国的迅速崛起,要归功于德国哲学思想的活跃,以及宗教改革以后的一系列政治、经济、社会方面政策措施的实施;归功于学校教育方面的创新,归功于将大学专业教学与专业研究结合起来,促使大批的青年人才直接参与科学前沿的探索活动,促成了科技创新和人力资本因素的长期积累。这种新型模式催生了现代大学研究开发机构,为科研和创新营造了良好的文化环境,开辟了培养创新人才的先河。

  德国在近代欧洲曾经是十分落后的国家。叫它“国家”,实际是名不副实的。德国在1871年统一之前,根本就不是一个国家。在从15世纪初到19世纪60年代长达300多年的时间里,德国的国土始终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300多个封建邦国各据一方,甚至被称为“欧洲走廊”,一直是欧洲大陆的主战场,各国军队经常在这里厮杀。从17世纪到18世纪,德国在政治上和经济上比英国和法国都要落后。

  德国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是很晚才开始搞工业化的,英法完成工业革命时,德国还是个农业国。即便德国统一以后,德国的工业也落后,德国产品曾经是“低劣商品”的代名词。在德国工业化初期,也曾经向英法学习,搞模仿式创新,仿造人家的产品。但是它在科技教育方面,却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受到18世纪法国大革命的影响,德国在教育上的突出表现是泛爱主义和洪堡德改革。泛爱主义是受到法国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尤其是卢梭思想和德国新人文主义的深刻影响而产生的。普鲁士时代的新人文主义的代表人物洪堡德出任教育部长,对各级学校教育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德国的新教育思想提倡热爱儿童、肯定儿童的天性是善良的,反对经院主义、古典主义教育,德育、体育、劳动教育、现代语和自然科学知识受到重视,采用让儿童自由发展的教育方式,注重实物教学。19世纪60年代适龄儿童入学率达97.5%,国民素质空前提高。在新教育快速发展的同时,高等教育也迅速建立起来,1810年,德国创立了柏林大学(现洪堡大学),成为现代大学制度的鼻祖。

  对教育和科研的重视与大量投入很快使德国站在了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前沿。1864—1869年,世界生理学100项重大发现中,德国占89项。1855—1870年,德国取得136项电学、光学、热力学重大发明,英法两国合计才91项。世界第一台大功率直流发电机、第一台电动机、第一台四冲程煤气内燃机、第一台汽车等发明创造也纷纷诞生于德国。同时,德国涌现出一大批科学家和技术发明家,如蔡斯、西门子、科赫、伦琴、雅可比、欧姆、李比希、爱因斯坦、普朗克、玻恩等。大批人才成为德国科技创新的生力军,使德国钢铁生产技术领先于世界,有机化学和煤化学研究实现技术超越。世界科技中心由英国转移到德国。到19世纪末期,德国的经济总量超过了英国。

  美国是如何实现科技和工业的崛起的?

  现在世界科技和经济“超级大国”美国的崛起,实际上19世纪末20世纪初从发生的事件。当然,美国的科技和经济的崛起,也是通过创新后来居上的。

  美国为什么能够成功崛起?最大的因素,是它有一个以市场机制为基础,不断营造和优化有利于创新的良好文化氛围。竞争意识、冒险精神、创业胆识和宽容失败的传统是美国文化的底蕴,也是美国精神的积极方向。耶鲁大学终身教授、著名经济学家陈志武一语道破天机:是社会运行机制上的特点催生了美国的创新文化,成就了美国的领先地位。美国较早实现了规模化生产和科学管理,较早地将研究开发机构纳入企业的核心部门,较早地建立了专利制度,较早地建立了较为完善的知识产权体系。

  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美国没有悠久的历史、没有深厚的文化基础,但这恰恰使美国没有更多的文化负担。开放性、包容性的移民文化为各种文化观念的撞击创造了条件;人们在竞争、迁徙中形成的实用主义思想观念,形成了重视策略、看重效果的行为模式。

  美国的教育模式是启发式的。美国的中小学没有统一的教材和考试,也从来不搞成绩排名,学校的责任只是不断挖掘孩子的潜力,鼓励他们独立思考、判断选择、实践动手和表达个人见解。美国的法律倡导自由企业模式,这让喜好创造发明的个人和企业得到了好处,人们更愿意做最大的投入从事科技创新。创新文化成为促进科技创新的重要环境,使美国进入20世纪,特别是“二战”以后,在全世界主要高技术领域保持领先地位,在传统工业和新经济领域都保持无可争议的霸主地位。

  为什么中国近代没有实现科技的突破和工业的崛起?

  文艺复兴和地理大发现以后,近代世界出现了第一次、第二次科技革命,而其中相伴随的是两次工业革命。

  面对近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历史及其不同阶段、不同国家伟大成就,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中国近代没有实现科技的突破和工业的崛起?为什么这些伟大的成就没有发生在中国?这就是世界科技史上著名的“李约瑟难题”。

  元明以前,在华夏古陆上科技和经济很多领域都领先于世界。当时,我们在算术、天文、农学、水利工程、造纸、火药制造、印刷、纺织等方面有着举世闻名的成就。但是为什么在后来却落伍了呢?笔者认为,这其中有封建制度的束缚,有社会教育的落后,有逻辑推理和实验科学体系的薄弱等原因,还有非常重要一点就是中庸取向的价值观、厚古薄今的思维取向、唯上唯书的意识、经验主义的机械思想对创新思想的摧残,使很多创新的萌芽或被扼杀,或被扭曲成病态。

  古今中外的例子充分证明:一流的成果需要一流的人才,一流的人才的环境。不论是技术创新、科学创新、体制创新、发展模式创新,都是一种求异的思维活动和实践活动,充满了不确定性和风险,其最大特点是探索,是敢想敢试敢闯,其结果,可能是成功,也可能是失败,而且失败的可能性甚至会大于成功的可能性。正因为如此,对创新者来说,需要自信和勇气,需要创造力和创业精神,需要独立思考、勇于探索,需要目光长远、胸怀全局,需要不畏失败、百折不挠;就客观环境来说,体制机制、政策措施、社会风尚、文化氛围都会对创新活动和创新者产生正反两方面的影响。

  呼唤创新型文化,呼唤创新的环境

  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需要我们呼唤创新型文化,呼唤创新的环境。任何一个技术创新活跃、经济繁荣的时代,都需要重大的人文创新来导引,需要文化的繁荣。科学的发展、技术的突破、体制的改革,最后都归结到文化的创新。这不仅是逻辑的必然,也是历史发展的规律。

  创新文化的实质是思想解放。如果一个人的思想受传统观念的束缚,凡事总看本本,总是考虑前人说过、做过没有,不敢打破条条框框,不敢越雷池半步,那么,他永远不可能创新。要实现科学技术的进步,必须把建立创新文化当作一个重要的前提,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不断推进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科技创新、文化创新等各方面创新,大力增强人民群众的自主创新精神,增强全社会的创造活力,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优秀人才只有在创新的文化环境中,才能发挥潜能,完成重大成果,开创卓越的事业。要从制度层面,营造一个支持创新、保护创新、鼓励创新和有利创新发展的良好外部环境。重视科学普及,努力破除公众对科学技术的迷信,揭去科学技术的神秘面纱,使科学技术从象牙塔中走出来,从神坛上走下来,走进民众、走向社会。

  实现科技创新,提供高质量科技供给

  进入新阶段、贯彻新理念、构建新格局,科技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国家前途命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人民生活福祉。中国要强盛、要复兴,就一定要大力发展科学技术,努力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充分认识创新是第一动力,提供高质量科技供给,着力支撑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

  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要全面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提升创新体系效能,破除一切制约科技创新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优化和强化技术创新体系顶层设计,完善科技成果转化激励机制,搭建科技创新服务平台,完支持重大科技成果产业化,积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增强企业创新能力,促进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蓬勃发展,不断增强持续增长动力,实现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

  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要实施人才强国战略,牢固确立人才引领发展的战略地位,全面聚集人才,着力夯实创新发展人才基础。创新之道,唯在得人。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加快形成有利于人才成长的培养机制、使用机制、激励机制、竞争机制,形成天下英才聚神州、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创新局面。

  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需要我们坚持创新驱动,实现发展动力转变。实施产业转型创新工程,围绕重点产业、重点领域,研究制定技术创新路线图,集中对产业竞争力整体提升具有全局性影响、带动性强的关键共性技术、“卡脖子”技术进行攻关,把先进制造业培育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支柱产业。聚焦新一代信息技术、机器人及智能装备、新材料、新能源等新兴产业,加强产学研协同攻关,加快形成重大产品和技术系统布局战略性新兴产业技术制高点,推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打造“中国制造”升级新范本。

  

  


相关报道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本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23187042)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