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国内国际频道

二级军士长张鹏飞:“兵王”在此 有我无毒

作者:

2020-04-06 18:32  来源:新华网  
分享到:

  2月26日,火神山医院洗消分队分队长张鹏飞对医疗垃圾进行消毒作业。新华社发(王皓宇摄)

  新华社武汉4月6日电 题:二级军士长张鹏飞:“兵王”在此 有我无毒

  黎云、贾启龙、王均波

  张鹏飞是二级军士长,人民军队里凤毛麟角的高级士官。

  当兵21年,张鹏飞当过步兵、炮兵、侦察兵、防化兵、通信兵、油料兵,全身3厘米以上的训练伤疤有12处,各种比武拿奖拿到手软,4次参加阅兵,2次出国维和。

  那一年,张鹏飞被列入退伍名单,晚上的火车票都买好了,部队实在舍不得这个好兵,又把他留了下来。这一干,他就干成了“兵中之王”。

  组建火神山医院,张鹏飞曾担任过防化班班长的经历派上了用场,奉命出任洗消分队分队长。这个由10名士兵组成的洗消分队,负责对医院人员、装备、物资、道路等进行消毒和消除沾染。

  火神山医院数万平方米的洗消区域,划分为1个洗消站、2个消杀岗、3个消杀区、21个洗消点,张鹏飞和战友们横刀立马,筑起阻击病毒传播源的关键屏障。

  张鹏飞说,判断洗消工作好坏的标准就是两个:100分和0分。干好就是满分,失手一切归零。

  高浓度的消毒药剂,需要按照不同需求,配比稀释成不同低浓度的消毒液。尽管戴着严密的防护面罩,张鹏飞还是经常被熏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喷雾器加注完药水后,全重超过30公斤。穿着密闭的3层防护服,再背上喷雾器,走不上几步路,就已经全身湿透。这是张鹏飞和洗消分队的日常。

  3条医务人员走廊,加起来长度有600多米,一次洗消,需要上下或左右挥动手臂2600次以上,体力消耗不亚于跑一次10公里。而这样的工作,张鹏飞和队员每天至少2次。

  “走廊上一共有196个门把手、90个开关、17个传递窗口、57个垃圾存放点。”张鹏飞说,这些重要部位都需要反复进行人工擦拭消毒,“有我无毒,是重要原则”。

  干完这些,脱下防护服,张鹏飞能一口气喝掉3瓶矿泉水,饭量也增大,一份盒饭是不够吃的。

  张鹏飞说自己血管里的血是高速流淌的,“红区”“黄区”和“绿区”,他总是不停切换工作模式。对讲机里下达的任务,张鹏飞从来不懂啥叫拒绝,回答就一句话:“坚决完成任务!”

  任务最重的一天,张鹏飞带着队员在“红区”从上午9点一直战斗到次日凌晨1点,洗消了421名入院病人、100余台次救护车辆。“别的都还好,就是吃饭是个问题。”张鹏飞说,任务太重的时候,10名队员只能是两个人一组,轮流替换下来吃饭。

  太平间、病理间等重点部位的洗消,张鹏飞都是走在最前面。先喷出一条10米左右长的路来,再招呼队员沿着微润的小路,踩着他的脚印前进。

  3月29日,火神山医院洗消分队分队长张鹏飞操控智能消杀机器人进行消毒作业。新华社发(王皓宇摄)

  除了喷洒洗消,火神山医院还使用专业洗消车、臭氧、紫外线、机器人等多种装备和手段阻断感染源,很多工作事先并没有严格的操作教材。张鹏飞的防化兵专业素养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不仅面对面教洗消流程,手把手带消毒剂配制和个人防护服穿着,还总结了一套易懂的“洗消秘诀”,很快带出了一支专业洗消力量。

  “压线打点、从上至下、从左至右,Z字交替,这些口诀都是他总结出来的,一听就懂、一学就会,非常管用。”“徒弟”吴晓博说,他也因为学得快,成为第一批跟着张鹏飞进“红区”的洗消队员。

  在医院,张鹏飞是患者入院时最先见到的人。每名入院患者都要经过严格洗消,才能进入病房。张鹏飞也是送走患者的人。每名病人康复出院,也要经过洗消,才能回归社会。

  80多岁的赵大爷康复出院时,向医务人员一一鞠躬致谢后,突然指着张鹏飞写在防护服上的名字说:“我记得你,入院就是你拿着药水给我喷,让我‘干干净净’进病房。你还告诉我,这是解放军医院。”

  张鹏飞觉得特别自豪,对着赵大爷又“洗”开了。


(责任编辑:冯庆洋)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