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金虎时评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金虎时评 >> 娱乐风云

泡一碗“大女主”的方便面

2018-02-09 15:29  来源:光明网  
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分享到:

  光明网评论员:开春陆续有媒体盘点电视剧市场。今天(2月9日)有消息称,在国内有很高口碑的《白夜追凶》《无证之罪》等国产网剧,已经登陆全球最大收费视频网站,国产电视剧“出海”的时代或开启。

  又一条与此相关的新闻盘点称,2018年开年各大卫视电视剧难出爆款,甚至“集体哑火”。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上述“视频网站风头渐起,以庞大的财力购买或制作头部剧集,优质丰富的内容慢慢促使观众收视习惯改变,造成了电视台的尴尬”;另一方面是因为往年开年黄金期,大多数剧均以“古装”“大IP”“大女主”为主。今年开年剧不景气,与大众期待的两部大女主古装剧(范冰冰《巴清传》、周迅《如懿传》)没能及时开播有关系。

  挺有意思的分析。这等于在说,能和“促使观众收视习惯改变”的优质内容抗衡的,就只有“大IP+大女主”剧了。

  的确,“大女主”剧在过去几年中大剂量的出现,《锦绣未央》《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楚乔传》《醉玲珑》等等始终保有着巨大的观众粘性。它们以各种粗朴的手段,将女性强者的形象嫁接到仙侠、宫廷、玄幻剧的梗概中去,制造了女主一路“打怪升级”的励志故事,在形式上提供了女性视角。在中国女性的社会话语权和家庭话语权扩张的年头,在女性主义观点开始大众普及的年头,这样的剧集对女性集体情绪提供了一个出口。

  改变“被书写”的历史,实现“我在场”的状态,是所有女性主义文化产品的诉求。在欧美,也是六十年代后,伴随着女性主义运动四处开花,女性主义影视作品开始井喷。但很明显,目前流行的“大女主”戏根本沾不上女性主义文艺作品的边。女性主义文艺一贯是带有现实批判的胎记的,但“大女主”戏大部分选择架空历史的方式来回避当代、甚至回避真实;女性主义文艺总是带着彻底打碎性别权力结构企图心的,但“大女主”总是与“玛丽苏”一体两面,不断通过攀附不同的男性权力开外挂。

  换句话说,“大女主”实际上是女性主义的商业挪用,是对女性主义的塑料化处理。但恰恰是这样的剧型,在大众中获得了稳定而庞大的观众,甚至造成了不开播就会导致电视台“集体哑火”的现象。与其说它们是中华田园女性主义的投射,还不如说,它们是权利诉求扩大和文艺批判受限双重挤压下产生的景观。

  一重挤压是,社会转型期性别权利亟待伸张。对此,早些年韩剧承担了安慰功能,通过制造一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性拯救者,通过披着爱情外衣的跨阶层婚姻,来“实现”女性阶层的升级。随着女性主体意识的逐渐提升,这个安慰剂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失灵了。带着中华特色的“大女主”戏逐渐接过了接力棒,并试图通过改变问题的设定来安抚女性情绪:如果改变性别权力结构不可能,那么到底该如何在嵌入这个结构中获得成功?

  另一重挤压是,文艺作品的现实批判功能只能在很小的范围内腾挪。性别权利一向是权利平等的急先锋,性别不平等是教育不平等、身份不平等、阶层不平等在性别领域的折射。60年代后欧洲的女性主义文艺,是和1968年法国革命的种种批判性结合在一起的;美国60年代的女性运动,也是和反种族歧视和民权运动一体化的。所以真正的女性主义文艺作品,是包含着对社会整个权利情况和权力结构的透视。但就目前文艺生态下,这种透视不但很难,而且也几乎没有机会。

  所以,既然生活困境是无解的,批判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能用艺术符号称颂生活所缺乏的。一个面对就业歧视、职场天花板、二孩后失业危机的普通女性,可以在电视剧里感受社会环境对女性最大的“善意”;一个被要求达成传统和现代双重成功标准的女性,可以通过“大女主”感受打破既定规则的快感。

  泡一碗“大女主”的方便面,都知道没什么营养,至少能解饿。


(责任编辑:李月莹)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本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