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文艺频道 >> 文艺评论

唯有细节 才能奠基品质建构境界 ——我看许鞍华的《明月几时有》

2017-07-13 09:09 来源: 辽宁日报 作者: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细节如此尊贵,以至于电影的其他元素不论多么紧要,都得对它妥协让步……拒绝宏大叙事的俘获绑架,甚至有意地回避战争场景,对血腥、暴虐这些商业电影拼命追逐的吸睛元素避之唯恐不及

  许鞍华的电影热衷于抖落生活中被忽视的细节,为此,她常常成心避开正面描写,因为对她而言,真正有生命力的细节,只存在于那些被正面描写无意间隐藏了或遗忘了的缝隙中皱褶里。从夹缝中褶子里沙里淘金,其麻烦多与困难大可想而知,但那种对于新异生活隐秘细节的发现与挖掘,又是能让人上瘾的。许鞍华便是一个欲罢不能的发现者与挖掘者,她把玩电影的缝隙与皱褶,一如一个挑剔而又固执的小姑娘,不厌其烦地摆布着那些落潮后裸露在海滩上的彩贝与奇石,直到它们慢慢地呈现出最奇异的参差样貌、最独特的婀娜仪态。

  对我而言,看许鞍华电影,即意味着与那些意料之外的细节相遇。在许鞍华的影像世界里,细节如此尊贵,以至于电影的其他元素不论多么紧要,都得对它妥协让步。就像近日上映的《明月几时有》,选择香港抗日题材,选择记述真人真事,选择宏大的历史背景,甚至连上映的档期也选择在7月1日——这内外所有的商业卖点,看似紧紧包裹着电影,但它们依然不过是影片中那整个绵密黏稠的细节世界的纷乱的点缀。

  在热闹喧嚣的影视圈里,70岁的许鞍华始终清醒。她拒绝宏大叙事的俘获绑架,果断地与真人真事内容所天然携带的宣教诉求划清界限,甚至有意地回避战争场景,对血腥、暴虐这些商业电影拼命追逐的吸睛元素避之唯恐不及。这倒正合了我的“口味”。对影视中的暴力画面,对那种恐怖血腥恶心的视觉刺激,我脆弱的神经不允许我感同身受,于是,每逢情节紧张画面“酷烈”,我的应对招法都是故意溜号分神,以减轻某种心理不适。但在许鞍华这里,我的这招是用不上的。

  《明月几时有》最“刺激”的段落之一,是方母和一个女孩被日本人枪决,许鞍华举重若轻的处理方式,让我对她的美学取向深怀好感。那个子弹射中二人头部的慢镜头,特别干净利落和精致熨帖,其拿捏得当的分寸感反倒更突出了言说的力量。我疑心,演员额头上的枪眼和血迹,是被类似美图的电影编辑软件修饰过的,因为它们不仅与银幕上司空见惯的夸张的血腥和泛滥的恶心大相径庭,还能让一种恰当与适度的美弥散开来——仿佛在镜头背后,有一双操控整个画面的手,在克制而从容地规定着电影的内涵和情感的走向。描述死亡的暴力镜头,并不诉诸带有煽动性的家仇国恨,而是剥离造作和虚假的情绪外衣,回归自然而然的感受和体验:一种水到渠成的不做作的悲壮和不矫情的怜悯。

 -对细节的打造手段高超,能让暴力和血腥这些当下电影花哨的外衣解体为可以忽略不计的零散碎片,她的努力能中肯地提醒我们:细节是如此重要,唯有它,才能为一部电影奠基品质建构境界

  许鞍华的清醒,来自于对细节的执拗和信仰。这只消看一眼影片中方兰和母亲、茅盾先生和太太的生活片段,就会了解,她对细节描摹的驾驭与掌控多么炉火纯青。蒋雯丽、梁家辉等演员的确优秀,举手投足时,一颦一笑间,挥洒出来的全都是戏,但这除了归因于演员的演技,更得益于缠绕紧密、编织精巧的诸多细节。我们似乎可以想象,在那些细节背后,镜头的所到之处和未到之处,都不知多少遍地被导演锐利老到的目光演练过了。电影大师安东尼奥尼执导《云上的日子》时,已70多岁、半身瘫痪、基本丧失了语言能力,但任何人看过他的电影,都不能不惊叹他影片中细节的流畅蕴藉与混沌的美感,而那样的效果,只能出自一种自觉的追求,出自于专业高手对自己创造之物的钟爱与沉溺。我觉得许鞍华便是安东尼奥尼这样的艺术创造者,越是年龄大身体弱,精神反倒越凌厉张扬,或许这是岁月给予他们的额外馈赠吧。

  在影片中,我以为许鞍华的唯一失误,是选择了周迅饰演内敛的方兰。倒并非如毒舌网友讥讽的那样,44岁的周迅演27岁的方兰未免尴尬,而在于,许鞍华沉迷细节、弱化故事的叙事方式,对方兰的扮演者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可在几个关键性的情境下、场合里,周迅的眼神却空洞无物,周迅的表演却缺少变化,说到底,她未能做到恰如其分地从细节中出彩、在细节上闪光,这便一定程度地对影片细节世界的质感有所磨损。

  在影片中,东江游击队短枪队队长刘黑仔,明显属于许鞍华细节世界之外的人物,似乎许鞍华总是无法有效地把他编织进自己内敛并且缜密的细节之网。但在我看来,正因为有了他的映衬,许鞍华的细节世界才不光更加明晰,而且更加生动,每每动如脱兔的刘黑仔一出场,屏幕都好像能跳动起来。刘黑仔就是生活,是那种与许鞍华渴望展示的被细节包裹着的生活互为表里的别样的生活。如果说,许鞍华的细节之网能让观众沉迷,以至于都忘了电影还在叙述故事,那么,刘黑仔的作用就是适时地将观众唤醒:“喂喂,醒醒,故事……”

  从《女人四十》到《黄金时代》一路走来的许鞍华,始终在打磨她眼中意味深长的细节世界,细节已成为她的影子。这次新鲜出炉的《明月几时有》,可商榷之处还有许多,甚至有些观众对她意欲缝合主旋律题材和商业诉求的“企图”不留情面地提出批评。但我却愿意绕过这些,去向电影中那个丰腴熨帖的细节世界致敬,这不仅仅因为许鞍华对细节的打造手段高超,能让暴力和血腥这些当下电影花哨的外衣解体为可以忽略不计的零散碎片,更因为她的努力能中肯地提醒我们:细节是如此重要,唯有它,才能为一部电影奠基品质建构境界。
 □牛寒婷(作者系省文联理论研究室、《艺术广角》编辑)

(稿源:辽宁日报 )
责任编辑:罗斯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