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文艺频道 >> 文艺评论

文艺微评

2017-03-16 14:30 来源: 辽宁日报 作者: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编者按:改编作为再创作,因为有原著的对比,常常被诟病。如何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创作出符合艺术规律的新作品,获得读者观众的认可,听听评论家怎么说。

  好改编是“破茧为蝶”

  无论影视剧还是戏剧,“尊重”原作无疑是成功改编的基本前提,然而如何“尊重”却见仁见智。众多成功的改编已证明,“尊重”当然不是简单地照搬照抄,更不是曲意逢迎或无厘头肢解。“尊重”应该是与原作作者心灵的深度对话,是会意,是神交,而且一定是符合艺术规律的再创造。在整个再创造过程中,最需要的是创作者“才、胆、识、力,四者交相为济”,否则,二度创作要么“死”在原作里,要么“自说自话”离题万里,这类改编和演出在当代舞台不胜枚举。

  真正高超的改编应该是“破茧为蝶”“羽化而登仙”。近年北京明戏坊将老舍的小说《猫城记》《离婚》《我这一辈子》《二马》相继改编为舞台剧,备受关注。四部戏几乎都没有拘泥于老舍原作,而是探到了原作的神髓,且使之与当下观众的审美需要有效接通,令老舍原作具有了鲜明的当代意味。这四部戏几乎都是“穷困戏剧”,极简的舞台、精当的音乐语汇,曲剧、京韵大鼓等使用自然得当、恰到好处。醇厚的“京味儿”将芸芸众生的苦中作乐表达得淋漓酣畅,再现了京华风华气脉。姑且不论明戏坊这四部戏能否与原作一样成为经典,其舞台再创造中“思”与“诗”的有机融会,已使之品质不俗,在众多舞台剧中脱颖而出。

[1]  [2]  下一页  尾页
(稿源:辽宁日报 )
责任编辑:冯雪松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