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文艺频道 >> 作品集锦

进 退

2017-03-06 14:40 来源: 大连日报 作者: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人民文学出版社

  刘长富著

  本土作家刘长富又推新作:将“进退”作为官场人生境界加以呈现,对现实进行了精准的描写和别具深意的反思。

  他一个高爬起来,嘴里不停地念叨:“坏了坏了,又出事了。”然后朝客厅里的电话机猛扑过去,抓起电话便问:“喂,谁打的电话?”电话里没有动静。他着急了,先是用嘴吹话筒,继而又用手拍打,喂喂喂地又喊又叫,还是没有回音,电话里静悄悄的。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把苗小茜弄蒙了:“陈鹏,你干什么,是不是睡毛愣了?”

  “谁睡毛愣了?我明明听到电话响,怎么没有说话声?哎呀,这时候来电话肯定又是出事了,我陈鹏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半夜来电话。小茜,来电话你怎么不接啊?这不断了线。”陈鹏说着揉揉眼睛。

  苗小茜愣愣地望着陈鹏:“没来电话呀!咱家的电话也没响啊!我就坐在旁边,有电话来我能听不到、能不接吗?”

  陈鹏提了提大裤衩子把脸一拉:“你这个人真是的,看电视都入迷了,连电话声都听不到,电话哇哇直响,连我都听到了。”

  这下把苗小茜点拨明白了:“哎妈呀,陈鹏,你纯脑子有病,刚才是电视里电话铃响,咱家的电话没响,没人来电话,也没出什么事。看你一惊一乍的,能吓死人。”

  苗小茜这么一解释一数落,陈鹏也如梦初醒,皮笑肉不笑地拍着大腿:“真他妈的神经病,脑子进水了,电视里的电话铃声叫我听到了,我还当是咱们家的电话响了。对不起啊,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看那个破玩意儿干什么。”说着打着哈欠上床了。可这下睡不着了,他瞪着两眼琢磨着,隧道工程离完工还早着呢,这要担惊受怕到哪年哪月才能完结啊!不能让邪气这样没完没了地缠着自己,得想个办法解脱出来。

  他一下想到自己认识的那个大师,兴许他有解救自己的办法。陈鹏似睡非睡地熬过这一宿,第二天与大师紧急会面磋商,之后便神不知鬼不觉地开始实施除妖辟邪的工程。

  初春的夜晚,微风习习,催着人们进入梦乡。陈鹏一觉醒来正好10点半钟,是被闹钟叫醒的。他把房间的门关好,轻手轻脚地从箱子里拖出一个长条形的人造革包,从里边拿出一把二尺来长的剑,一张一尺见方的钟馗像,用双面胶将钟馗像贴在墙上,然后从大衣柜里拿出一套军装——陈鹏是某预备役部队的参谋长,有一套上校军衔的军装。按照大师要求,除妖行动不能让任何人看到,要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进行,而且要穿一身黑色衣服,增强震慑作用。陈鹏觉得穿黑色衣服太瘆人,就用军装代替。他穿上军装,戴着头箍,手握宝剑,俨然是个武士。定了定神后,他长吁一口气,朝钟馗像拜了拜,把灯关了,按照大师指点的套路,在漆黑的房间里舞起剑来。开始时他非常谨慎小心,生怕弄出动静让老婆听到,一旦被别人发现就不灵验了。舞着舞着他心情放松了,动作稍有随意懈怠走样,剑时不时碰到墙上、门上,夜深人静,发出的声响很清晰。

  苗小茜的觉比较轻,常常睡不沉,有点什么动静就醒了。睡梦中的她总觉哪里有点什么动静,慢慢睁开眼细听,还真的有声音,好像是陈鹏那个屋子里发出来的。她心想,半夜三更哪儿弄出来的动静,是不是进来小偷了?这个念头掠过,她的心一下狂跳不止。转念一想,丈夫在家,就是有个什么事也好应付。她壮着胆,轻手轻脚爬起来披上衣服,没敢开灯,蹑手蹑脚走到门前,一摸门,关着,再摸到窗前一推,窗也关着,都好好的。门窗都关着,又是五楼,哪有人进得来?她正在愣神,陈鹏的卧室里突然发出砰的一声响。

(稿源:大连日报 )
责任编辑:冯雪松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