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文艺频道 >> 书屋

一面永恒的黄色旗帜

2017-01-22 15:32 来源: 沈阳日报 作者: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马尔克思以《百年孤独》获1982年诺贝尔文学奖,奠定了其在世界文坛的重量级地位。笔者十多年前曾经读过《百年孤独》,因为不了解拉丁美洲的历史,对环境地域都没有清晰的概念,人物名字还重复,真的被小说中一个家族七代繁衍百年变迁搞得晕头涨脑,对于魔幻现实主义作品从此不敢问津。

  相对而言,《霍乱时期的爱情》却平实得多,也温情得多。首先人物形象鲜明,故事脉络比较清晰。其次语言生动,富于哲理而又不失风趣,寓意更是足够深刻。小说的主人公阿里萨年青时是个电报员,有次他去给一个富商送电报,见到了在自家花园读书的富商的女儿费尔米娜,对阿里萨来说,“那偶然的一瞥,竟引起了一场爱情灾难,持续了半个世纪尚未结束。”他为她写诗,为她拉琴,为她失眠,为她痴狂。他的激情终于打动了这位纯情少女,偶尔与他互诉衷肠。但是由于父亲的阻挠,费尔米娜最终嫁给了富有的医生,过上了尊贵而富裕的生活。冷静之后审视当下,费尔米娜意识到父亲的选择是明智的,她生儿育女沉浸在自己的安逸里,渐渐忘记了阿里萨。然而,阿里萨的赤诚之恋却一刻都没有停止,只是他躲到了幕后,远远地关注着心上人平静而满足的生活。期间他也有过别的女人,不过那都是些朝露情缘。直到半个世纪后的一天。这一天是费尔米娜丈夫的葬礼,当客人们尽数散去的时候,阿里萨走上前来说,费尔米娜,我为这个机会等了51年9个月零4天,为的是再一次向您表达我的誓言,我永远爱您,忠贞不渝。此时两个人都已七老八十风烛残年,身穿丧服的老太太对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只有一句话:滚!

[1]  [2]  下一页  尾页
(稿源:沈阳日报 )
责任编辑:冯雪松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