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文艺频道 >> 作品集锦

“烧烤”的热度

2016-09-14 13:36 来源: 东北新闻网 作者:何申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今夏又算过去了。观察多时,老何以为:北方夏日,“烧烤”当红。幸好各地都严格限制沿街、沿河以及小区空地、城郊野外的烧烤活动,强行降温。否则,晚霞中夜幕下的城市,就是个烟气缭绕羊肉飘香的欢乐大排档。

  过去说美国人请客简单,备些生菜水果,再弄些大肉片子在自家草坪上架起炉火烤,烤得黑不溜秋、半生不熟,就生吞硬咽下去。我也曾认定那不是啥好吃的,且烧烤又会产生不少对身体不好的物质,这吃法不会在咱们有几千年烹饪文化的国度有市场。

  但情况并非如此。就说承德,最早街边烤羊肉串与卖冰棍的是一个等级。扇把济公破扇,有俩人站跟前吃,生意就不错了。后来大变,冰棍少有人买,吃烧烤的人越来越多,为此开辟夜市——人行道马路上、还有几个山顶,变成大卖场。一边吃一边唱,一闹多半宿,还有人索性找个空地自己动手。承德市山多谷多林多草地多,特别适宜野餐,市场上买烧烤炉、炭、羊肉串又极方便,一时间四下熏烟起,夜半公鸡鸣,破坏美好环境,打扰周边居民。再往后就严格治理了,经营烧烤必须在室内操作,用电炉子。但周边山里的农家饭,依然用炭火烤,原生态、山野情。

  今年最火的是烤全羊,过去吃烤全羊的极少。今年活羊便宜,但烤出后价格不菲,最低999元一只,多数在一千三四。配送六个或八个菜,十来个人就够吃了。这价格与在饭店吃一桌相同甚至还略高,但感觉不一样,尤其受年轻人青睐。如果说现在早上哪里车多,肯定是幼儿园小学校。而天黑后哪车多,一准是有烤全羊的农家饭店。我去过一家,在山沟里,车都排到沟外,火到什么程度可见一斑。

  烤全羊在承德有历史。避暑山庄的万树园,当年就是乾隆宴请各族首领和外国使节的地方。盛宴之中,烤全羊必不可少。满族入关前生活在白山黑水间,直至入关后到木兰围场行猎,在野外烧烤也是基本功。

  目前承德烤全羊的方式,一种讲究的,是浸好作料用锡纸裹严,放在炉里烤。烤好打开锡纸,羊肉香烂可口。我和朋友吃过一次,吃上一口就不愿离开,瞅都不瞅一旁桌上的其他饭菜。但这种做法比较费时,还需有较大烤箱,一般农家饭店没这条件。

  眼下大多还是炭火直烤:把宰好的整羊固定在能转动的铁棍上,刷作料,下置炭火,转动着烤,其间用刀将肉皮划开再不断刷作料,大约一两个钟头,搭出,就可以围着吃了。吃时用手撕下皮和肉,又酥又嫩。吃下一层,再置炭火上烤,再撕,如此三四遍,这只羊就吃得差不多了。

  今夏我吃过几次,有烤得好的,能嚼得烂。有的嚼不动,但年轻人牙好,都能享受。众人围着吃,一手拿啤酒瓶,一手拿肉,很有野性。也怪,有人平时不吃羊肉,但能吃这烤全羊。这是为何呢?他们说在空调雅间里吃饭很拘束,在这里放松,就想尝一尝,且烤出的羊肉没有膻味……

  当然,烤全羊最多的地方在坝上草原。那天下午我在山坡上看见一群羊在吃草,收羊的开着车拉走几只,转眼就上了烤架。说来有些残忍,但见到交易中红色的大票转到羊主人手里,也就释然了。只是眼下大羊十元羔羊十三元左右一斤,养羊的收入并不高,挣钱的是中间环节。就好比先前的大蒜,价涨了,蒜农并未挣多少。好在吃烤全羊的城里人,认定价格就是这般并不计较。何况,一年就一个夏日,又能吃几只,无所谓贵不贵,要的就是快乐与感觉,于是烤全羊的“热度”就越来越高。

  那日晚,灯火阑珊,我瞅瞅吃剩的整羊骨头架子,忽然想起电视里一群狼扑向食草动物的画面,这其中有一只牙口不大好的老狼,就是我吧……

(稿源:东北新闻网 )
责任编辑:张爽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