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手机客户端时评 正文
校园小组作业为何“组”不动
2016-08-31 09:09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夏凡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小组作业已经成了大学生群体里的一个“民生问题”,既能反映学生群体的状态,也是一面可以照见学生考核、教学管理的镜子。

  在高校,小组作业颇得老师们“恩宠”。它们作为课程的平时成绩或者期末考核,要由几名学生协同作战、共同完成,从而培养学生的合作、沟通等能力。然而有人将它称为虐心大戏,“三年闺蜜能反目成仇”“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还有的把它视为“照妖镜”,从作业中看见人品。日前,有媒体以《“组”不动的大学小组作业》为题,描绘了小组作业背后的“险恶江湖”。

  小组作业为什么遭人“嫌弃”?归结为一点,就是很多时候流于形式、背离初衷。小组合作学习这种形式兴起于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一般按照“组内异质”的原则进行分组,让不同特质、不同层次的学生进行优化组合、优势互补、相互促进。然而,国内很多小组作业是以寝室为单位,或根据关系亲密、友好程度自由组队,如此一来联系方便,有话好说。但是整个“模式”缺乏监督机制,有人能混则混,不讨论、不出力甚至不露面;有人只好单打独斗,一人承担几倍的工作量和压力,然后碍于情面耿耿于怀,或是心生埋怨干脆翻脸。

  另一方面,也缺乏奖惩机制。所谓“不患多而患不均”,有人挑大梁“居功至伟”、有人傍大腿毫无贡献,但最后都要署上所有组员的名字,作为一个整体接受老师的检阅,而成绩也大体上“一刀切”,组员获得相同的分数——很多小组作业非但没有培养合作精神,反而纵容了一些人浑水摸鱼、敷衍懒惰。

  抱团却不能取暖,反倒心寒;为小组作业独自熬夜流下的泪,都是当初分组时脑子进的水;小组作业为什么让我一个人做,你们却无事一身轻……检索一下,网络空间里关于小组作业的吐槽可谓“漫山遍野”。小组作业看似微不足道,其实已经成了大学生群体里的一个“民生问题”,既能反映学生群体的状态,也是一面可以照见学生考核、教学管理的镜子。

  比如,考核机制。值得反思的是,这种作业形式是否过于泛滥,是否适应不同课程。当前很多老师喜欢这种“新颖”的考核方式,有人用心良苦,有的则是图省事——小组成果在课堂上展示,统一打分,简单直接,也不用在课后一一批阅。

  此外,还有教学管理。小组作业“组”不动,也可窥见不同学生的学习状态。有人忙于社团事务,撒手不管;有人复习考研,百般推脱;有人则是谈恋爱、打游戏,对最后的成绩无所谓……对于这些拖后腿、“坑队友”的学生,老师其实可以通过监督、奖惩等“制度”补上漏洞、严加要求,让自由散漫的机会少一点。

  世界上最怕“认真”二字,只要真正动心思,每一种作业形式都能更好地发挥其价值。(夏凡)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责任编辑: 刘宝琪 ]
 
关键词:

进入论坛】【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热线电话 024—23257777转8024  邮箱: <dbxwwjy@nen.cn>  法律顾问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4-31885632|邮箱:hot@nen.com.cn|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辽)字第00255号

    沈阳网络警察
    辽公网安备21010202000026号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