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家的小小兔 金色盾牌大爱无言 文艺青年节主编 ''虎嗅蔷薇''小组
当前位置:花开世界

如何打败自干五?

2015-11-01 11:38 来源: 东北新闻网 作者: 花千芳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想打败自干五,其实是很难的。难点一共有三,第一就是自干五的声音正被高层所重视,真把自干五打趴下了,最后谁倒霉还不一定呢;第二自干五们也确实有几分真本事,有成名作,有死忠粉,除了没上过《人民日报》(实际上也上了,这里指的是发表文章)其它重要媒体几乎都上过了;如果说前两点就让人讨厌到家的话,最烦的反而是第三点:自干五们生活在社会底层,就算是往死了打压,人家还是在最底层,对自干五们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这么一群底层身份的人宣称拥护国家,这象征意义太大,有这些人档在推墙的道路上,是非常棘手的。

  当然了,世上无难事嘛,即便是这样一块滚刀肉,那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自干五必须挨打,要想打败自干五,最重要的一步,就是一定要给他们冠上“五毛”的帽子,说他拿共产党的钱发帖,这起码在公信力上,就大大的给自干五打了折扣。

  扣完“五毛”的帽子,就可以安排他发一条帖子拿多少多少钱之类的细节。至于给钱的单位么,很简单了,掌管中国互联网的最高政府机构就是国信办,这个冤大头让国信办当,正合适。第一国信办不会因为这个出来辟谣,第二如果国信办辟谣了正好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到时候自干五全身是嘴都说不清楚。

  当然了,上面这些都是铺垫,真正的大招还没放出来呢。想在金钱问题上打败自干五,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在前面说了那么多跟钱有关的事情,主要是为了让人认为自干五们人品低劣,是见钱眼开的级别。为了坐实这一点,就必须挑他们文章里的毛病。比如说,自干五的文章多是肯定国家和政府的成绩,这就太说不过去了,这么老大一个国家,怎么会没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他们为什么从来不说国家和政府的坏话?是的,仅仅是这一点,嚷嚷出去之后,自干五就会臭大街,写溜须拍马文的无耻文人形象,就十拿九稳了。当然他们写的那些挑政府毛病的文章,我们必须忽略不计,绝对不能把自干五打扮成业界的良心。

  这些都做好了之后,还要搞好打败自干五的统战工作,这个至关重要。自干五们战斗力强悍,群起而攻,鸡汤导师都落荒而逃,贸然的跟自干五全面开战,天时地利人和全不占,不是最佳时机。所以,离间计那也是必须的嘛。这事儿说起来好像很难,其实做起来非常容易,古话说的好啊,寒聚暖散,公知势力庞大的时候,毛派、左派、自干五们,因为感受到压力巨大,抱团取暖是唯一的选择。现在导师逃跑了,财主被嫖了,民棍被抓了,婊子老实了……什么威胁都没有了,他们还抱团干什么?历史一再证明,阶段性的胜利最能麻痹人,而泛左阵营的内斗传统也是人尽皆知的,到了领功的时候,谁不想多占一口呢对不对?所以,目前最有效的做法,不是跟泛左阵营硬抗,而是尽量的挑拨他们内斗,不管俩人是不是真有矛盾,召集人马使劲儿添柴禾就是了,柴禾多了,那些缺乏政治敏感度的傻子自然要相互冲突,有些人甚至明知道对方没错,也会故意认假为真出手铲除绊脚石。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打压自干五,其实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能做到拉着自干五一起打别的自干五最好,即使做不到,那么能不帮忙那也足够了。至于极左那伙人,本来就对政府的决策不满,他们出手打压拥护当今政策的自干五其实只是时间问题。这些都明白了之后,还要大规模的进行针对自干五的抹黑工作。这个当然也有技巧,必须反复强调的是你们是被上面认可了的自干五,基于这一点,你的任何错误都可以拿出来大做文章。这些人来自社会最底层,没受过啥专业训练,所谓的长处不过就是能够跟网民打成一片,所以竭泽而渔是最好的办法,挤兑的自干五走宣传部路线,让他们也之乎者也的扯党八股文,脱离人民群众。很多出名的自干五,因为才华横溢的关系,做事多天马行空,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一堆,即便是没有毛病,那么断章取义,故意歪解,什么什么的,做起来又有何难呢对不对?三人成虎,有的没的笑话制造出来几件之后,自干五们的神话色彩会自动褪色,大家不会再想着一边倒的网络推墙声之中自干五是如何做的中流砥柱,也不会在乎身单力薄的自干五们如何面对强大推墙资本势力的高强度挤压,健忘是人类天性嘛。反复恶搞某个或者某几个自干五之后,他曾经的战友会觉得这是个猪队友,会认为这小子应该退休回家了,说的好听点,你完成你的历史使命了。

  当然,这不算完,实际这才刚开始。顺利孤立完某个或者某几个自干五之后,下一步就是要猛攻他们,穷追猛打,调集所有力量做定点进攻,不是打一波就完了的,一定要隔三差五的穷追猛打。毕竟,这些自干五能够拥有现在的影响力,也肯定不是吃白菜的废物,可是这不重要,杀鸡是为了儆猴,杀死杀不死小鸡不重要,重要的是猴子们害怕就行了。被打压的人挣扎的越厉害,反抗的越激烈,动用的战略战术越高明,就越有示范意义。在这些自干五挨打的时候,旁观的自干五们心理感受应该有基本的三种:第一是鸵鸟心里,你看看这小子确实毛病多,这么多人盯着他骂,我就没这么多人来骂;第二种是独木桥心里,这小子被打倒了就少了一个跟我争风头的人,也未必就不是好事;第三种心理更奇特:我可不能惹这种事儿,他的缺点又不是我的缺点,公知这么全力打我那就倒霉了,离这家伙远点为妙。

  于是,目标被左一圈右一圈的围着打,各种理由各种借口,愿意帮忙的人却越来越少了。当然了,这种事儿必须适可而止、张弛有度,所以即使有硬伤也不能一下子打死,毕竟方舟子打周小平的例子太鲜活了嘛,大家都懂的。

  所以,与其说打,不如说戏,老猫逗耗子那样玩儿,就算他有免死金牌,那也不能阻止大家玩游戏嘛对不对?何况我们又是打着帮扶他健康成长的旗号。不过,这样干长了之后,被打击目标的形象逐渐就会变成“耗子”的定位。当所有人都这样看这个人之后,这个人其实就已经死掉了。即便他是猪坚强,能勉力熬过这一关,苟延残喘,可是相信到了这个地步,自干五内部肯定会有人自动冒头想要替代他的江湖地位,到时候狗血剧情一定特精彩的。

  别以为这就完了,就像历史不会终结一样,下一步的路还是要谋划要设计,实际上这些设计在打压自干五的同时就已经同步在做了。比如说,派遣大批打手混进泛左阵营里去。这方面因为个人能力高低,所以分工也不同。高手可以直接混进核心层,相机谋取即将到来的利益。水平差点的干脆就鱼目混珠,比如们傻乎乎的搞什么七字党啊,义勇军啊,种花家啊,只要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他们一个模式就行了么。到了发微博或者微信群的时候,混在人群之中,散布似是而非的言论,在事实上搞臭自干五名声。然后拉帮结伙,各自为政,排挤比较重要的成员……

  当然体制内的聪明人多得是,虽然堂堂五毛冒充自干五有点跌份,可是在大多数体制内人员不知道怎么应对网络乱局的时候,自己占住先机肯定好处多多。虽然手里没多少权利,不过用这个来排挤真正的自干五,也容易的很么,民不与官斗,这个不是谁有理的问题,是谁掌握资源多的问题。一旦这种认知下觉醒的五毛们团结起来,那么自干五被边缘化的日子已经近在眼前了。有了这些人的助力,打败自干五其实并不那么难,借刀杀人于无形,上兵伐谋的最高境界。诸如周小平、花千芳之类的人虽然声名显赫,可实际上大多数自干五还是影响力很小,有官家的支持,才等于树上开花,看上去很唬人罢了。如果推动政府忽略自干五的作用,那么自干五们多说也就在他们自己的小圈子里自娱自乐,不再对大趋势有什么影响了。

  然后,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还可以裹挟“民意”倒逼政府:你看看你们捧出来的自干五,是个什么玩意儿啊,光屁股推磨转圈丢人。这种情况上面怎么应对,就不得而知了,有可能觉得继续支持自干五不会有啥好结果,不如挖个坑把他们都埋了,或者做的高杆点让他们自生自灭;有可能觉得大部分的自干五还是好同志嘛,又都是体制内的成员,正好为我所用;当然也有可能遇到高屋建瓴的,看穿了这些门道,扎推墙们一个回马枪……可能性很小,暂时忽略不计吧。

  公知们倒了大霉了,可是,在这个过程之中或者说之后,又是个什么样子呢?写到这里,想起唐伯虎一首很古怪的诗,权且作为收尾吧。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责任编辑: 花千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