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家的小小兔 金色盾牌大爱无言 文艺青年节主编 ''虎嗅蔷薇''小组
当前位置:花开世界

Tony小小郑:少年,请热爱你的祖国

2015-07-27 15:24 来源: 东北新闻网 作者: Tony小小郑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写这篇文章时,我已经做好被骂成五毛的准备了。

  我出生在世纪之交的1999年,这让我还有资本能和身边的00后同学腆着脸皮说:“看,大哥我是90后的。”

  我的性格里略微有一些叫做叛逆和批判的东西,这让我对周围的世界总有一种天生不满的情绪。而我平时又对时事、历史、政治、军事有着浓厚的兴趣,一些所谓的对现实的批判,使我的不满情绪有了底气——因为它们总能为我天生不满的情绪到理由。

  到后来我发现由于自己的年龄原因,对知识的了解仅仅停留在最肤浅的层面,这使我相信了很多可笑甚至看起来很无厘头的批判。

  譬如,共产党很坏,三年饿死了三千万人。

  当我后来逐渐接触到一些有关中国人口变化的一些历史及相关的人口基本常识时,我才发现那三千万是59年到61年三年人口减少的总数,而不是饿死了三千万。而当年即使风调雨顺每年也得有七八百万的自然死亡,至于三年多少人自然死亡,非自然死亡多少人,我相信只要学过乘法和减法的人都能算得出来。而我们更需要知道的是,即便是死亡率最高的60年(2.54%),也没有高过某些人所吹捧的民国时期,要知道民国的平均死亡率是在60年的死亡率上往右移一个小数点啊!

  今天的时代是一个快餐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映入人眼帘的信息注定是一些夸张的、惊悚的、匪夷所思的或者让你拍案惊奇、颠覆你传统观念的东西,而如果你以为这就是你所追求的真相,那么我相信你只会离你所追求的越来越远。

  譬如,上面的这个例子:共产党很坏,三年饿死了三千万人。

  这几天打开电视看新闻,有一则新闻听起来特别刺耳:日本现行的《安保法案》也许就要成为历史了。

  2015年7月15日,日本众院和平安全法制特别委员会凭借自民、公明两党的赞成票表决通过了以解禁集体自卫权为核心内容的安全保障相关法案。

  而如果下一步这个法案在参议院通过的话,那么整个世界都将为之一颤。

  作为在二战中受过巨大苦难的日本人民,面对这个可能把自己拉回七十年前的法案,自然不能忍受。

  所以,日本人愤怒了,包括那个白发苍苍的村山富市,走向街头,发起了一波一波的抗议示威——向自己曾经信任的、投过票的政党和议员,还有那个满脑子复活大日本帝国梦的首相。

  然而,在号称民主的日本,整个执政党却没一个人听到民众们内心的巨大愤怒,依然一意孤行的把《新安保法案》从众议院推到了参议院-——如果按照某些人的说法,民主国家就是按照人民的意志行事,而他们口中的日本是一个民主国家,日本人民反对《新安保法案》,所以《新安保法案》就应该得不到通过,然而,在众议院……这显然是一个悖论。

  我很想知道日本之家的吧友是怎么看待这个悖论的。

  相似的,美国也出现了一个悖论:它支持民主,然而你见过美国向沙特这样严禁任何政党行为的君主制国家讲过民主么?你见过美国向两蒋时期的台湾讲过民主么?你见过美国向入侵科威特之前的伊拉克讲过民主么?你见过美国向韩国讲过民主么?你见过美国向曾经的南越讲过民主么?你见过美国向革命前的伊朗王朝讲过民主么?

  答案就是:没有!

  相反的,美国一直都在这些地方支持独裁。他们所做的,就恰恰是他们所骂的!

  在韩国,从李承晚一直到全斗焕全部都是独裁总统,而这些独裁总统哪一个不是美国支持的?

  李承晚,一个在美国长达数十年的韩国人,在没有做出任何功绩的情况下,被美国人支持成为韩国第一任总统,在任期间,虽标榜自由民主,但行的却是大力打压民主运动,打压异议人士之实。当1960年大选来临之际,李承晚仍欲耍花招占据总统宝座,辅佐他十多年的美国顾问奥利华建议他退休,但他却说:“我必须留任……谁,谁来领导战斗?我必须留任,我让我的人民选择。”但是韩国人民已经不允许了,终于引爆了四一九革命,李承晚政权动员军队血腥镇压,导致186人死亡,6026人受伤。但在人民的怒吼中,他已无力回天,最后流亡美国夏威夷。民主圣地收留独裁总统,也许这只能让人呵呵了。

  从韩国建国开始,在美国的控制下,韩国人过了四十多年独裁下的恐怖时光,无论是李承晚还是朴正熙,再加上当时把独裁演绎得更加登峰造极的全斗焕,韩国人一直都在努力摆脱独裁的恐怖。于是1980年4月中旬,韩国爆发了工人及学生示威浪潮,要求民主。但全斗焕岂能让他们夺了自己的宝座?5月初全斗焕政府公布了戒严令,宣布在汉城取消一切政治活动,禁止集会游行。但民众示威浪潮随之更扩大,要求撤销戒严令和全斗焕下台。5月15日,约10万名大学生在汉城集会,向军政府示威。1980年5月16日光州也有3万名学生与市民示威。1980年5月17日,全斗焕宣布《紧急戒严令》,进一步扩大戒严范围至全国,禁止一切政治活动,关闭大学校园,禁止召开韩国国会,禁止批评国家元首,还拘捕了金大中、金泳三等民主运动领袖和学生。全斗焕组成戒严军分六路包围了韩国光州市,甚至动用飞机空运军队。当日上午10点,在光州民主运动大本营全罗南道国立大学,戒严军与学生发生了第一次冲突,军队打死学生数人、逮捕多人。激动的光州学生和市民奋起抗争,聚集于全罗南道道厅(相当于我们国家的省政府)前广场,拉开了“光州518抗争”序幕。5月20日晚,20万人在道厅集会、示威。市民组织了200多辆出租车、公共巴士突破戒严军封锁线到道厅助威。戒严军切断了光州与外界的联系,21日凌晨向示威人群开火,造成54人死亡。21日,多达30万的老百姓来到道厅,广场及周围的锦南街、忠壮路被挤得水泄不通。一个青年站在戒严军的坦克上,挥舞着国旗,高呼“光州万岁”,市民围在一起高唱国歌,军队射杀了这位热血青年。愤怒的市民成立了“民众抗争本部”,进行长达一周的有组织有系统的对抗活动。之后市民突破军政府新闻封锁,向全国说明光州事件真相。因为政府控制的光州各媒体不仅不客观报道事件的进展,还歪曲事实。随后市民纵火焚烧几家电台和报社,并自己编发了《民主市民会报》,向全国发布光州抗争消息,如实地揭露戒严军的暴行。

  而我们要知道,根据20世纪50年代签订的韩美同盟协议,韩国军队的指挥权在驻韩美军司令部手中,也就是说,如果美国人如果不同意韩军出动,那么韩军就将呆在军营里。换句话说,全斗焕的镇压行动得到了向来标榜支持民主自由运动祖师爷自居的美国的支持。27日,美国国务院发表了“不能容忍韩国继续动乱下去”的声明,容许全斗焕军政府军事镇压抗争者。

  在美国政府的公开支持下,全斗焕更加肆无忌惮,伤亡愈演愈烈,同日(27日),数千名军人开着坦克攻入市区,尽管有光州市民卧路阻挡坦克的前进,但韩军的坦克仍然肆无忌惮地碾过他们入城。韩国的戒严军占领了道厅,枪杀了最后一批不肯撤出道厅主楼的20多名学生和市民......

  而类似的事发生在别的国家时,这不是“动乱“而将是“为民主和自由所做的斗争”,对于美国人来说,这是要支持的,而不是打压。

  这就是世界民主的灯塔。

  在中国,我们的农民、工人可以当选为人大代表在中国最高权力机构人民代表大会上讲话、发言,讲出自己的意见,道出自己的看法,发表自己的议案,而在美国,你见过农民百姓在国会上发表议案呢?你见过有美国的农民到国会山开会么?一个国家的公民仅仅握有一张选票也叫民主的国家,那么一个连最基层的普通民众都可以直接参与国家管理的国家就不叫民主的国家了?真是不可思议。

  在中国,你听说过老百姓举报某某贪官,可是在号称“民众监督政府”的美国我却从来没听说过有老百姓举报某某贪官的。而今天还有机构负责老百姓的检举,例如,信访办。而且国家对于举报也十分重视,例如在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中那封长达74页的检举信甚至被递交到了中南海!可见国家对于举报的重视程度。

  即便这样,你们仍在诋毁自己的国家,称自己为屁民,说什么政府体质不好很腐败,政府不能容忍持不同意见者,政府在洗脑,政府对外很软弱,政府不顾民众死活、草菅人命杀害访民,政府扣押维权律师、访民......

  这听起来真的很吓人,然而,我就笑了:

  亲,请你听好了,一个把自己的人民当成屁民看的政府可否会这样做——2011年,利比亚动乱,中国政府千方百计把在利比亚持两岸护照的同胞救回;2015年3月,也门动乱,中国千方百计把在也门持两岸护照的同胞救回;2015年4月,尼泊尔地震,中国千方百计把在尼泊尔持两岸护照的同胞救回。反而那个号称“人民权益高于一切”的美国,却建议在也门的美国人就地躲避。

  还有,你们知道么,当年一战、二战爆发时,被吹的神乎其神的民国,他们的使馆可是扔下侨民自己先跑的.....

  亲,你说中国官员的腐败是因为体制问题,那么,印度体制好吧,够民主吧,什么三权分立、什么多党制全都学会了,结果呢,印度的清廉指数在178个国家及地区中排第87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民主了吧,什么国家杜马、多党制也都学会了,经历了颜色革命,制度上应该不存在什么问题。既然制度没问题,那肯定就没贪污了,而结果俄罗斯的清廉指数在17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在并列第154位。反而在亚洲最清廉的国家却是酋长世袭的卡塔尔、阿联酋。这两个国家严禁任何政党行为,遑论选票和多党制。但它们比台湾都清廉得多,比印度、菲律宾更强得没边。

  亲,你说政府不能容忍持不同意见者——我非常好奇到底是谁不能容忍持不同意见者,不是别人,亲,不是别人,就是你啊:当你说着“政府不能容忍持不同意见者”时,你自己却把和你意见不相同的人骂成“臭五毛”、说什么“爸爸就找条子搞你父母玩”,并且违法获取与你持不同意见的人的个人信息,拿着甩棍、辣椒水跨着省去打他!而你们却又说什么“爱国不是打架的借口”。世界上还有比这更颠倒黑白的评论吗?明明是坚持爱国主义观点被人肉,被上门寻衅,被千里之外奔袭而来的结伙持械者堵在校门口打了一顿。

  亲,你说政府在给你洗脑。你们经常说初中历史课本没有国军抗战的内容,可是,亲,你真的翻过这些课本了么?全国这么多版本的初中历史教科书,只要你给我找出一个版本里面没有这个内容,我就跟着你一起骂中国。亲,当你说着这些话时,你可否想过,你才是真正被洗脑的那个:你说你不看新闻联播,因为那是在给你洗脑。那么,你为什么要去听什么“自由亚洲电台”,听什么“美国之音”,信什么外国媒体,要去翻墙求什么“真相”,那才是真正的洗脑,那才是真正的bullshit(胡扯)——因为只有那样的媒体,才会把恐怖分子称为“持不同意见者”!

  亲,你说政府对外很软弱,我真的想问你历史是不是没学好?今天的中国政府不是清政府,一个和美苏两强都交过手并且都打赢的政权会软弱?

  亲,你说,政府不顾民众死活、草菅人命杀害访民。你们说“庆安事件”里,警察没有对天开枪警告,而是直接击毙,这真是草菅人民。可是,拜托咱们有点常识好不好,在火车站这样一个人群密集封闭场所里,直接对天花板开枪,是很容易造成跳弹误伤无辜群众的!而你们号称的访民徐纯和,根本就不是什么访民,甚至他的家属都在电视上辟谣,可是你们就是听不到!而当视频的关键完整部分对外公布后,你们却开始索要更长时间的视频-----你们不是经常谈什么隐私保密么,既然关键完整的部分都对外公布了,那么你们再索要更长时间的视频,不是损害当天旅客的个人隐私是什么!

  亲,你说政府扣押维权律师、访民,我不否认有一些真正为民的维权律师和有需求的访民,可是,你知道么你所说的所谓维权律师是连律师证也没有的么?你可知道你所说的维权律师,是粗暴之下一巴掌闪过去把人扇聋的人么?你可知道你所说的维权律师是大闹法庭的人?你可知道你所说的维权律师是违法在开庭时录音的人,而你们却在微博上振振有词:搞什么,录音又怎么了.....

  而那些访民更是专职闹访的,甚至抛弃妻女、抛弃家庭——然后你告诉我这些是访民,是为了权益而作斗争的.....

  当人们信了这些东西后,他们很快就会从厌恶这个政府上升到厌恶这个国家再上升到厌恶整个民族,然后,称这个国家的人民天生有劣根性。

  但,我不相信,因为我相信:

  这个曾经写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之乐而乐”的国家值得你爱!

  这个曾经写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国家值得你爱!

  这个曾经写下“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国家值得你爱!

  这个曾经写下“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国家值得你爱!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亲,你还记得这首我们都背过的满江红么?

  少年,请热爱你的祖国!

责任编辑: 花千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