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家的小小兔 金色盾牌大爱无言 文艺青年节主编 ''虎嗅蔷薇''小组
当前位置:花开世界

韩东言:抗击死磕律师思想史(二)

2015-07-13 23:01 来源: 东北新闻网 作者: 韩东言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还是迟律师的,这篇微博可谓死磕之典范。有律师在依法行使辩护权时,法官不予理睬该律师为查明案件事实所提出的证人出庭作证申请,立法本意却是以证人出庭作证为原则,以不出庭为特例,这样的法官多是自己脏不敢对抗控方,遇此情况我绝不解除和委托人的关系,哪怕委托人解除了我,我也绝不走!我会死磕法官致其永无宁日。

  我的评论:哪怕委托人解除了我,我也绝不走!我会死磕法官致其永无宁日。为了磕而磕是偏执,属于心理障碍。其实律师提高业务是根本,在法律范畴内的死磕,是可以获得尊重的,那些离开法律实务搞歪门邪道的,造谣生事的,是该被鄙视的。

  2014年5月6日,发生一件开死磕戏剧性先河的事件。袁裕来拿着5月9日的火车票控诉不让他进站:今天,打电话没有联系上助手,我第一次亲自在网上订高铁票。觉得很简单,頗有些得意。谁知闸机不让进。大家看看问题出在哪里?

  有评论称:大律谱大得己生活不能自理?必须和这台闸机死磕三天,你绝对赢! 高铁闸机的附属功能是智商鉴别器,不识数的自动拦截。

  2014年4月9日求是刊文:【解读“死磕派”律师】在少数“死磕派”糟践下,法律人这个词已经毁誉参半。他们以网络为平台,以宣扬“宪政”、炒作负面舆论、插手热点个案为目标,以操控舆论、签名造势、煽动围观、聚集施压为手段,结成了形式松散、联系紧密的“联盟”,俨然法律界黑社会。

  在我看来,律师死磕失去了越来越多的同盟军与支持者,这个死磕雪球不是越滚越大而是越滚越小,很多人开始认识到死磕的问题并质疑,包括一些律师,死磕让我们见到了律师的业务素质与职业操守的缺失,可以说律师死磕逐渐变成自娱自乐早晚会成为法治的笑柄,现在流传出死磕律师的奇闻逸事已经不少了。

  袁裕来律师认为:

  【死磕,磕不来银两】人民法院报的文章说,“博名取利”才是这些律师“死磕”的真正诱因,某些之前名不见经传的律师,一“磕”成名,不但在社会上的“活跃指数”大增,代理案件的“身价”也随之大涨。事实上,很多死磕律师在提供无偿服务,有钱人也不大会找死磕律师,大嘴巴杨金柱创收也未必有提高。现在袁律师还这么认为吗?

  第一次绝食死磕

  李国蓓律师:我从来不赞成绝食…但今天,面对这样的杀人不见血的侮辱性行为,我要绝食!律师绝食,古今中外,闻所未闻。

  死磕律师批评多了,我给自己树立了几个原则:我对批评死磕律师的五原则:一,只对事,不对人,二,只说理,不谩骂,三、只辩论,不拉黑,四、只商榷,不强迫。五、只批评,不抹杀。

  为当事人着想的律师,才是真律师,为当事人谋取最大利益的律师才是好律师,出卖当事人利益,为了所谓正义公平的律师,不是律师是政治投机者,以当事人为砝码死磕的律师,是有违职业操守的,因为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

  说死磕,死磕原来绝对是褒义词,为了真理,咬定青山不放松之意,在法律范围内的死磕是令人尊重的,也是有益于法治建设的,只是后来死磕被一些人给搞坏了,闹庭的,绝食的,示威的,无理取闹的,断章取义的,沽名钓誉的,哗众取宠的,造谣生事的,热衷传谣的,死磕成闹剧,且有利于法律之外,终成笑话。

  真正律师一定靠法律业务,靠真功夫取胜,只有业务差,欠缺真功夫才去搞什么死磕,看看那些死磕律师流传出来的庭审内容,除了笑话,哪有真章,真律师把嘴皮子用在庭审上,很多律师功夫用在庭审外。

  死磕的真相:一个记者在法庭上记录被处理,一大群人尤其是律师为之站队死磕,法规明文规定记者记录、摄影、摄像、录音须经法院批准,未经批准则违法,那些人无视这些规定,一味死磕,有的甚至质疑最高法这个法规,我明白了,原来死磕就是这样呀。

  通过抗击死磕律师,发现了死磕派的八幅脸孔:1、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此其一。2、庭上无力,庭下发威,此其二,3、不言业务,环顾其他,此其三,4、拉帮结伙,一味站队,此其四,5、隐藏真相,造谣惑众,此其五,6、名曰勾兑,消费法治,此其六,7、不重证据,只传情绪,此其七,8、无视案件,只为死磕,此其八。

  死磕派律师需要自省的几个问题?1、一个案子是业务用功多?还是业务之外用功多?2、为什么法庭冲突总是那么几个所谓死磕的律师?3、为什么网络上那么多人反感批评死磕,有人思考过吗?4、律师靠业务说话,死磕派律师的影响力来源于非业务,为何?5、律师的职业操守就是替当事人打赢官司。

  死磕派律师应当用经典案例证明自己是推动国家法治进步的,因为缺少经典案例,而更多是让人诟病的笑话,所以才有死磕律师的今天贬义地位,建议重新推选代表人物,业务不精的,胡搅蛮缠的,贻笑大方的就不要当先锋了,用业务说话,用案例说话才是硬道理。

  山东东平所谓的性侵案,给了死磕律师一个很大的表演平台:案子没有进展,把律师自己炒的满天飞,震天响,一会儿跟踪了,一会儿被监控了,一会儿不安全了,弄的像唯恐天下不知的地下党接头,除了炒作自己,看不出什么作为,只会煽风点火,看不出真本事,还是死磕那套路子,无实事求是之意,有哗众取宠之行。

  我是专业记者,业余法律人,因为学过法律的缘故,我对法律充满敬畏,也对法律人充满天然的好感,因为很多人在我心里全都是偶像,可望不可及的,可是在微博之上,我发现我在逐渐的改变看法,由相信到怀疑到质疑到反驳,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也是偶像破灭的过程,基本的法律常识,我都懂,他们会不懂吗?

  后来我明白了,他们的问题不是出现在法律知识上,而是立场和倾向上,所以,他们可以罔顾事实胡说八道;他们可以拉帮结伙,以舆论欺人;他们可以断章取义,选择论据;他们可以不讲证据而强调死磕;他们可以一面指责别人违反法治一面自己践踏法律;渐渐的,我与他们,甚至是我的法律启蒙者,背道而驰。

  黄云中律师论死磕派律师:一、寄生性。无网络媒体,则无死磕派律师之存在。二、演艺化。三、案件审判社会化。依靠舆论扩大影响借此给法院施压。四、维权手段民工化。绝食等方式。五、善于出位。为求吸引眼球,心思费尽,六、自我塑像高大上。即便举起茶杯喝口茶,也能诠释为改变人类历史的壮举。

责任编辑: 花千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