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家的小小兔 金色盾牌大爱无言 文艺青年节主编 ''虎嗅蔷薇''小组
当前位置:花开世界

盛世微言:2016年,中国需坚定改革信心

2015-06-30 17:46 来源: 东北新闻网 作者: 盛世微言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对于一个大国的治理,大致可以划分为国内国外两盘棋,即内政和外交。随着全球化进程的继续加剧,内政和外交也有了越来越多的交集。比起21世纪之前,内政或外交上的优势更可以给彼此加分,但是同时,内政或外交的失败也更容易引起彼此的混乱。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便是如此,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是中国大国地位最有力的压仓石,而高效成功的外交与稳定和平的外部环境正是中国经济持续走高、中国社会高速进步的前提。当两者实现良性循环时,中国的综合国力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快速攀升。但是情况一旦逆转,至少在短时间内会形成恶性循环的局面。

  而当下的中国就在这个逆转与否的十字路口上。就内部而言,2008年之前,中国一直在旧的粗放经济轨道上高速行进。毫无疑问,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目前来看还是“无限”的,但是在旧的经济模式下的潜力已经耗尽了,想要继续发挥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必须经过产业转型升级到新的经济发展轨道上来。然而产业转型就意味着大量老产业将被淘汰,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将增多,阵痛将不可避免,所以上一届中国政府选择了规避“阵痛”,通过巨额经济刺激计划实现软着陆。但是这么做尽管是统筹了各个大局,却只是饮鸩止渴。举一个不大恰当的例子,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好比孕妇的分娩,剧痛是难免的,就算疼昏过去也不罕见,但是经过这番阵痛,将会有一个充满了希望的新生命就此诞生,整个家庭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然而如果分娩是无法逃避的,孕妇却又惧怕疼痛,于是就通过服药来抑制疼痛,如此尽管分娩的阵痛可以避免,但是最终的孩子却极有可能因此而畸形,矫正畸形所带来的痛苦与损失,远要大于分娩那一时的阵痛。中国经济就是这样,在国家大量的“喂药”下,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经济在错误的道路上渐行渐远,直到现任政府厉行改革,才使中国经济悬崖勒马。但是改革并不容易,改革开始之初,由于之前没有把握好制造业转型的良机,立即转轨到通过制造业创新带动经济不大可能,而中国的贫富差距过大,中产阶级本来就少,又不富裕,立即转轨到内部消费带动经济也很难,新的经济增长点普遍乏力;同时,投资、房地产和传统产业在现有经济增长布局中站的比重仍较大,不能一砖拍死,但是也要逐步削减。伴随着改革的不断推进,旧的经济增长点逐步被削弱,新的经济增长点基本没有起色,所以中国的经济增速持续下滑,威胁到了经济改革乃至全面改革的根基。但是要注意的是:无论如何,当前政府的做法值得肯定,中国经济如果不改,基本是死路一条,只有冒险大力改革,才会有涅槃重生的机会。

  在这种境地下,2015年中的股市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可以想见,这轮牛市的最初目的是为小微企业和新生的创新型企业创建好的融资环境,以加快他们的发展,使之早日能挑起提振经济的大梁。但是显然事与愿违,目前的情况,资金大量流入有实力的国有企业,反而对小微企业的融资起到了某种“挤出效应”,同时,股市成了达官显贵和掌握内部信息者的发财乐园,整个市场沉浸在一种怪诞的氛围中。而且随着股市的一路飙红,政府的一些问题也暴露了出来:首先,面对海外游资的攻势缺乏应对意识和有效手段,6.26与6.29的两次做空明显是海外游资所为,两轮大跌重挫了市场信心,但是官方的应对却迟迟不来,直到把本来手到擒来轻而易举的救市硬拖成了要心惊胆战拼尽全力的救市,而6.29正是亚投行大纲的签订日期,游资选择这个日子进行进一步打击,其政治意义昭然若揭。第二,由于之前对股市管控不力,现在的国家政策几乎被股市所绑架,由于股市的崩盘可能导致市场的整体混乱,国家不得不明显暴露意图的倾尽全力拯救股市,这对未来国家政策的制定和实施有很大的弊端。

  以目前的趋势,2016年可能是中国经济最危险的一年,也是经济改革乃至全面深化改革最重要的关头。2016年,新的经济增长点仍处于孵化状态,而旧的经济增长点则基本凋零,同时股市的不稳定局面如果持续,就会成为中国经济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经济一旦出现问题,中国的整体外交局面都会受到影响,而且可能出现问题的,还不仅仅是经济,还有中国的外部环境。

  中国的外交在习总上任后有了明显的倾向,这个倾向既不是强硬也不是远见,而是务实。综合对比来看,习式外交的核心只有一个:服务国内大局。第一,配合国内以经济改革为主的各项改革;第二,迎合国内的民族主义与民粹主义,巩固权威。而其他尽皆是旁枝末节,有则有,无便无。这种外交表现出来给人的印象就是强硬、稳健、积极、远见。中国目前的外交是放射的,积极地去影响各个区域各个国家以增强和展现我们的影响力。但是在各个区域的外交格局中,最能影响中国的仍旧是东亚——我们的家门口,最能影响中国的双边关系,还是中美关系——非敌非友。近年中美关系中合作的分量逐渐下降,而博弈的分量逐渐上升。双方的利益分歧正在不断加剧,但是双方也因此在更加努力的构建有效的风险规避机制。而在2016年,中美关系很有可能被一个长期存在的因素撬动——台湾。

  2016年,台湾和美国都将举行大选换届,台湾的局面基本明了,民进党蔡英文的上位几成定局。美国大选谁占上风尚不明确,但是有一点是明确:中美关系又会成为两党博弈的焦点和牺牲品。两件事情单拿出来都属可控,但是放在一起就会面临着失控的风险:中美两国明年有可能会被台湾所绑架,而主动权却掌握在民进党手里。如果明年民进党抛出并大力炒作台独议题,中国的反应必然强烈,而正处于选举状态下的美国相信也未必会理智处之,中美台都将被逼到死胡同。即便最好的结局下中美也一定会由于此事加剧对彼此的猜疑与不信任,中美战略合作将成镜月水花,双方难免会走向全面博弈;如果事情发展向极端,甚至会撼动东亚格局。除非中美能够高效沟通,共同向民进党施压,这场危机或将会化于无形。

  同时,明年中国经济的颓势也会对中国近年经营的亚投行、一带一路、金砖银行等外交战略造成影响,削弱中国的对外影响力,但是这些相比于台湾问题,都不会过度的冲击大局。

  因此,明年也是中国外交的高风险年,如何维护区域和平稳定、如何规避外事风险、如何尽可能与美国达成互信谅解,这些都是中国外交明年面临的直接挑战。

  尽管中国面临的风险可以拆成内政和外交两部分来叙述,但是也可以归纳成一个终极风险——改革失败。为什么政府不惜全力救市,其根本原因就是股市崩盘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将可能导致全面改革的失败:股市一旦崩盘,市场将失去信心,提振经济和转变经济发展模式都将难上加难,经济一路下行等于宣告了经济改革的失败,而中国经济的颓势将会断送数年来的各种外交成果,同时,经济改革一旦失败,其他的各项改革也会相继终止,全面深化改革将全面失败。中国历史上的诸多改革,都存在一个倾向,一旦改革无法推行,最高领导者的态度就会从十分激进到十分保守,政治经济社会文化,都会开倒车,但这其实是领导者和人民都不希望看到的。如今的中国难说没有此类风险,而且中国的改革一旦失败,在外交上会更加强硬甚至会实施地区霸权主义政策,这将导致中国和国内局面类似的日本发生激烈碰撞……尽管这些都不是因果必然,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确认,一旦改革难于推行,中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重归正轨。

  2016年,正是改革青黄不接的一年,改革的成果尚未结出,但是改革带来的冲击却逐步增加,全面深化改革的阻力将空前巨大,反腐、经济转型、政治改革改革等诸多方面将会迎来严峻挑战,同时外部环境的不稳定进一步为之蒙上阴影。

  但是尽管前路险恶,正道却只有一条:坚定信念,推行改革。任何改革都不是一番风顺的,改革的过程也必然是比前不足,比后未达的。中国的改革尽管现在面对很多风险和阻力,但是它是必须的,积极的,进步的,顺应人类历史和中国历史的,是符合中国国家利益和全体人民利益的。所以无论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能退缩,因为只要前进,曙光必在前方。

  2016年是中国改革的重要关口,也是一个不好跨过的门槛。正因如此,中国更需要坚定信心,凝聚力量,坚持将全面深化改革推行下去,落实到底。无论是当权者还是人民群众,都应该团结一致、着眼大局、放眼长远、同舟共济,共同面对未来的挑战。

  邪雨织线系天苍,苍天无力沉莽荒。

  红旗何惧风雨晦?风驰云黯更艳扬!

责任编辑: 花千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