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家的小小兔 金色盾牌大爱无言 文艺青年节主编 ''虎嗅蔷薇''小组
当前位置:花开世界

后沙月光:《李鸡汤忏悔录》古尤著

2015-06-28 00:40 来源: 东北新闻网 作者: 后沙月光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夏夜,燥热,月黑,风高。五月十五,诸事不宜

  没有人敢在天黑后,进到微勃镇。因为跟鬼在一起,很快你也会变成鬼。

  有人却不信,他们要将这里变成人的世界。

  一匹黑驴正不紧不慢从镇口跑来,街边的灯笼,照出驴背上伏着一位白衣少年。

  街路转角,一双冷冷的眸子正盯着徐徐踱来的黑驴。红灯笼渐渐亮起,看来,他宵夜摊的生意又要开张了。

  黑驴行到灯光处,少年倚起身,“老,老板,来碗云吞面。”

  老板笑着摇了摇头,他很会笑,哪怕吃人的时侯也在笑。

  “没有?那来盘熟牛肉。”少年差点晃下了驴背,看来他醉得不轻。

  老板还是笑着摇头。

  “那你有什么?”少年有些不高兴。

  “汤鸡,心灵鸡汤。”

  “李姥姥的心灵鸡汤?”

  “正是。”

  “三碗,多少钱?李鸡汤。”

  “公益鸡汤,免费。”李鸡汤笑道。

  等他从摊柜里打好鸡汤,少年道:“三碗摆地上,喂驴。”

  “客官爱说笑,这鸡汤,强身健体,金枪不倒,哪能给驴……”

  “我有说过我要喝吗?”少年似乎又没醉。

  “那客官还要点什么?”

  “人血馒头。”

  李鸡汤有点笑不出来,“你是什么人?”

  “听说过自干五吗?”

  “很好,很好,对我来说你已经是个死人。”李鸡汤又开始笑。

  “就算死人,也得有条裤子才能进棺材。”少年手中多了一条长裤。

  李鸡汤突然发现那是自已的裤子,少年出手之准,扒裤之快,远超出他的想像。

  “转身。”少年挑起了灯笼。

  李鸡汤很快就转身了,在一个随时能瞬间扒你裤子人的面前最好不要嘴硬。

  白,雪白。雪白温润的屁股。

  少年将灯笼挑近,屁股上似乎还有刻字。

  “白日!”少年有点想笑。

  “右边还有,右边还有。”李鸡汤喊道。

  “青天?右瓣青天,左瓣白日,原来李老板是岛上的人。”

  少年话音未落,猛的一声巨响传来,烟雾迷漫而起,少年掩鼻飞退。

  “西域普世屁,百发百中。”李鸡汤转身大笑。

  少年屏气道:“果然名不虚传。”

  “我不喜欢和死人说话。”

  “就凭你?”

  “你看看四周。”

  不知何时,一片绿幽幽的光环绕在四周的屋檐,人影不断闪动而过。

  “绿尸帮!”少年喝道。

  “你知道得太多了,上!”李鸡汤笑着挥手。

  “人拳绿尸,死磕无敌!”众绿尸齐喊。

  “慢着。”少年将手伸于怀中,“银票一千万两,先到先得。”说罢一弹指,银票箭般飞出数里。

  绿尸随势而去,消逝无踪。

  “死要钱的东西。”李鸡汤骂道。少年却越逼越近。

  “静静,静静,静静救我。”李鸡汤怪叫道。

  “她在西域产子。很抱歉。”少年轻轻道。

  “静静,静静,……”

  “你让我静静。如果你还想活下去的话。”

  “你知道,我是个病人。”李鸡汤哭了。

  “我知道。”

  “你总不会杀死一个病人吧?”

  “但你太脏。”

  “我知道。”

  “洗洗你的嘴,你的身子,你的魂魄。”

  “我洗。”

  叭!一样东西丢到了李鸡汤的身边。“肥皂?”李鸡汤望了一眼少年。

  “捡吧。”少年标枪般的挺立在路边。

  李鸡汤弯下腰,缓缓移向地上的肥皂。

  黑更夜,风更急,血红的灯笼照得令人心悸,黄沙模糊了这个世界。

  李鸡汤的惨叫声,黑驴的激吼声,此起彼伏,响彻了这个夜晚。天明,少年已不知所踪。

责任编辑: 花千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