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家的小小兔 金色盾牌大爱无言 文艺青年节主编 ''虎嗅蔷薇''小组
当前位置:花开世界

花千芳版人在囧途

2015-06-25 17:04 来源: 东北新闻网 作者: 花千芳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俺是个乐观主义者,所以飞机晚点一个半小时的时候,俺一直在候机厅里拉着熊大神侃,根本没在意。老话说的好啊,不晚点的飞机算什么好飞机?好容易登机了,舷窗之外噼噼啪啪的下起了中雨,于是我们就又在机舱内坐了两个小时。飞机再动的时候,熊大也睡醒了,扭头看我:“好巧啊老花,你也在这飞机上!”我点点头,说你昨天晚上打呼噜吵我睡不着你还不认账,现在请你看看群众雪亮的眼神儿。熊大回头四望,然后尴尬的看我,说我女朋友说我打呼噜可好听了。我木然的看他,说厚颜无耻是要遭报应的。没想到熊大根本不在乎:“不就飞机晚点三个半小时么?你看,这不是飞起来了嘛!”

  我懒得理他,他却不依不饶:“不许你在心里骂我!”看我要张嘴,马上又补充:“你要是敢骂出声来,小心我揍你!”我干脆闭眼装睡,没想到真就睡着了,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熊熊大哭丧着的脸。我疑惑了:“老熊,你晕飞机?”他摇了摇头:“没……我们飞过站了。”我吓了一跳:“你说啥?飞过站了?这是直达的飞机,怎么可能飞过站?”他还没说话呢,舱内广播就响起来了:“请大家系好安全带、打开窗板、收起小桌子……我们的飞机马上降落在西双版纳嘎洒机场。”

  西双版纳?!我一下子就震惊了!话说昆明机场那边还有准备迎接我们的朋友呢,他们说酒菜都点好了。我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呢,飞机“duang”的一下就着陆了,熊大在旁边安慰我:“别担心,昆明到西双版纳这一段路,空姐说不多加钱。”我一听就怒了:“什么叫不多加钱?给我补钱我都不干!我们是去昆明,这一下子飞到西双版纳算怎么回事?”熊大冲我翻白眼:“昆明机场下面是雷暴区,我们除了飞西双版纳还能怎么办?你想让我们变烤乳猪吗?”我很严肃的看着他的五短身材,说我怀疑你涉嫌故意美化自己。

  我们的飞机踉踉跄跄的降落在西双版纳嘎洒机场,还好一飞机都是天津游客,天生的幽默之都,大家嘻嘻哈哈的跟空姐和地勤的同志们开玩笑。我对熊大说你看下行李,我去抽支烟。等我回来的时候,赫然看到我们的行李被堆在一边儿,熊大正嬉皮笑脸的跟一空姐搭讪呢。我远远的躲开,用手机偷拍了一张照片,然后默默的传给了熊大河北老家的女朋友……兄弟嘛,学雷锋做好事从来不留姓名。

  然后熊大的电话就响了,没多久熊大就哭丧着脸回来了。我默默的低头玩儿手机,在他回到我身边之前,又给熊大的女朋友发过去一条微信:“他们俩正互相扫描微信验证码呢!”关了手机,埋怨熊大:“老熊,想去厕所也等我回来的啊,这么就把行李扔这,丢了怎么办?”这孙子装模作样的揉了揉肚子,说飞机上空调吹多了,可能有点着凉。然后,又一本正经的说道:“老花,我这一路可挺老实的啊,我女朋友以后问起来,你要给我作证明。”

  我万分真诚的点了点头,说:“放心吧哥们儿……其实我想吃乡巴佬烧鸡了……”熊大向旁边的便利店里面看了一眼,满脸肉疼的点头:“没问题,我请客!”一边从内裤里往外掏钱,一边慢吞吞的往便利店走去。我赶紧摸出手机,按录音键,喊:“老熊,挑只嫩点儿的鸡儿……”他远远的答:“好嘞!”看他一头钻进便利店,就对手机说道:“听见没有?空姐的事儿被俺搅和黄了,他就干脆叫鸡去了,我拦都拦不住……”

  过了一会儿,熊大满脸差异的从便利店里走出来,问我:“老花,我啥时候嫖妓了?我怎么不记得了?”我比他还差异:“你说啥呢?我怎么听不懂?”他歪着脑袋不说话,似乎很费解,茫茫然的递过来一根细长的东西。我愕然了:“这是啥?”他满脸真诚:“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嫩的鸡了……金锣王鸡肉火腿肠!”我接过来一看,商标上赫然写着“全锣玉”三个大字。正感叹造物主之神奇呢,熊大又递过来一瓶“农大山泉”矿泉水。

  我拿着这俩东西去找机场地勤,说天气原因不是你们的错,不过起码给我们点吃的东西啊!地勤的同志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说不是给你们发了方便面了么?跟你在一起的那个矮矮胖胖长的像熊似的那个家伙已经领过了……把你那份儿也领走了。我回去找熊大:“你领过方便面了?”他点点头:“领过啦,还是红烧牛肉面呢。”我说那红烧牛肉面哪去了?他呆呆的看着我:“当然是吃啦。”我贼心不死:“两包一起吃啦?”他点点头:“本来我吃不下,后来一想,也不能浪费粮食啊。”摸了摸肚子,打了个饱嗝:“说实话,有点撑到我了。”

  我是乐观主义者,我才不会为这点破事儿生气呢。蹲坐在行李箱上,吃火腿肠,喝矿泉水,看着来来往往自以为是的各路帅哥美女,觉得生活依然很美好。熊大沉不住气,来来回回的跑,每隔十分钟向俺报告一次侦查结果。

  “他们说西双版纳也在下雨,所以飞机不能起飞。”

  “他们说雨停了,不过上一班飞机的机组人员工作已经到了时间极限,不能再工作,正在找新的机组人员。”

  “他们说机组人员找到了,不过飞机在加油的时候出了点情况,所以要换一架飞机。”

  “他们说替换的飞机还有半小时能飞到嘎洒机场。”

  “他们说飞机降落了,不过要再次加油……”

  俺盘膝坐在机场的瓷砖地板上,安心打坐,默念《九阴真经》和《乘法口诀》,脑袋里却只是想:“要不要直接打出租车去昆明呢?才一千来公里的山路……”正胡思乱想呢,熊大已经第八次兴冲冲的跑回来,说:“我们可以起飞啦!”我一把拉住他,语重心长的说:“老熊,你觉不觉得我们这次出行,特像《人在囧途》的桥段?”他哑然失笑:“还真有点像啊……”我郑重其事的说:“所以,宝强,你能不能闭上你的熊嘴?我发现只要你一张嘴,我们就倒霉!”

  熊大百般不情愿的把嘴闭上,默默的跟着我上了飞机,坐下,起飞,一路到昆明,直到飞机安稳的降落。

  我拍了拍他的胖脸,说:“看到没有?只要你不说话,我们就非常顺利。”熊大也呼出一口气:“还真是啊……话说我现在说话没问题了吧?”我抓了抓后脑勺,说:“你还是别说话了,第六感告诉我,我们又要倒霉了!”熊大拎起行李就往外走:“这都到地方了,还能出什么事儿?打开舱门我们就自由了!”我满腹狐疑的跟在他身后,一直走到机舱门前,看到三个空姐正在忙乎着给舱门输入密码呢。输入一次,不对,再输入一次,还不对,再再再输入一次,依然不对。一口气输入了二十多次,熊大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哭丧着脸说道:“你们不会是忘记了舱门密码吧?”

  我赶紧把他的鸟嘴捂上,说你就别说话了行不行熊大爷?这架飞机已经不是原来的那架飞机,这些机组人员也不是那些机组人员,最要命的是这些机组人员和这架飞机也没有什么直接联系,所以……所以不管你懂不懂,你能不能别说话了熊老爷?熊大点了点头,闭紧了嘴,然后跟我挤眉弄眼,意思是那现在怎么办?我叹了口气,跟空姐说道:“这都下半夜三点半了,打电话去询问上一班飞机的机组人员也不现实……实在不行就把安全门打开吧,今天的事儿有点乱,也不是你们的错,你们也很努力了。”空姐们都有点尴尬,身后一帮天津老乡跟着起哄:“是啊,打开安全门吧,俺们都特想坐坐免费的滑梯……”空姐苦笑着点头,用舱内广播器说道:“大家请让一下,我们这架飞机的出口在机尾,现在请让我们过去给大家开机舱门。”于是,集体向后转,前排变后排,我和熊大变成了队伍最后的乘客,我倒数第二,他倒数第一。机舱门打开的那一刻,整个机舱的人都欢呼起来。大家一个接一个的走出机舱,轮到我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熊大,说:“你可以说话了,我们已经到昆明了。”他很认真的看着我:“你确定?”机舱外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我顿时泪流啊满面。

责任编辑: 花千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