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家的小小兔 金色盾牌大爱无言 文艺青年节主编 ''虎嗅蔷薇''小组
当前位置:花开世界

花千芳:说说香港自由媒体的恶劣本质

2015-06-12 09:57 来源: 东北新闻网 作者: 花千芳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言论自由本来是好事儿,这个是谁都认可的。问题是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不择手段的掠取钱财,就真的很下流了。

  首先我们要说的是,所谓自由媒体的信息发布种类。第一当然的特首啊总统啊的种种发言或者活动,这点古今中外概不例外,所以用不着讨论。第二种信息或者说新闻,就是替有钱人敲鼓。谁谁谁又赚了多少多少钱,谁谁谁又办了啥慈善事情,谁谁谁的公司又有了啥啥啥麻烦……总之,所谓自由媒体的重头信息发布,说白了还是围着有钱人转。这个当然也可以理解嘛,人家给了巨额的广告费或者公关费的嘛,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也算是传统美德了。至于说金主那边出了点啥一差二错的,能遮就遮,能掩就掩,遮掩不过去的话假装看不到,又有什么关系的呢对不对?新闻那么多,登啥都有理的嘛。

  第三种信息发布,当然就是各种明星了。从影视歌星,到体育明星,到偶像明星,等等等等吧,俊男美女,劈腿小三,艳照翻脸,只要能满足读者的猎奇心理,手段都不是问题嘛。起码,大势宣传今天某女明星穿了啥颜色内裤,也能争取到好多眼球。最后,老百姓这边也要有新闻的对不对?于是,老王太太家的猫爬树下不来,李大爷家的鸡毛掸子开始说人话,隔壁三胖子一口气喝了八斤酒,楼下小妹洗澡被人偷看,等等等等吧,说的热闹非凡,看的也过瘾之致,可谓皆大欢喜。剩下的篇幅,基本上就是求租广告和卖楼广告,哪家夜店好吃哪家糕点美味……怎么样,是不是基本上就是这么个样子?

  好了,情况说明完毕,我们的问题也就来了:底层民众的声音或者说诉求,哪里去了?我们先不管民众的诉求能不能解决,起码要有一个渠道给大家传递吧?连传递都谈不上,扯什么解决问题啊?中国内地这边,虽然因为头版二版有政治需求,必须把要闻放在前面,可毕竟三版四版之后还是有大批的民生民主民权问题在讨论说明的。很多问题提出来了之后,也不见得就能马上解决,或者说暂时根本没办法解决。可是起码媒体在关注这些问题,读者看到有人在替自己说话,在替自己的未来谋划,自然就没那么多的怨气。而且内地这边的媒体在选择成功人士宣传的时候,很注重一个可复制性的问题。李嘉诚是很厉害,也很成功,口碑也很不错,问题是李嘉诚的成功路线是很难复制的,说来说去除了让大家白羡慕一把,对大家来说根本没有帮助。

  阶层固化是一个非常头大的问题,给底层人民以上进的通道,是消除社会戾气的最有效方式。问题是,资本的运作模式,发展到最后,必然会出现垄断的局面,不管是私人垄断还是国家垄断。比如微软起步之后,凭借强大的技术优势,在全球范围内横扫一切竞争者,很短的时间内就把比尔盖茨推到了全世界首富的位置上。这样的事情国外的政客们当然也知道不行,所以当初西奥多·罗斯福发动“进步主义运动”的时候,就把反垄断作为改革的主要内容……可实际上那些做法可操作性太差,超级大跨国公司还是左一哥右一个的出现,对不对?

  当大企业集团庞大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客大欺店就不是什么笑话,我想得到什么什么政策,我先制定出来,你们政府只要审核通过就行了。作为回报,现在给你钱会给你惹麻烦,不妨先放着,彼此心照不宣,等你退休或者离任了,俺马上高新聘请你当顾问,啥活儿不用干或者做做样子就能拿到天价高薪,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所以很多在任期内穷的一塌糊涂的总统,离任几年就成了亿万富翁,就不奇怪了吧?你小老百姓给我赚几亿美金试试,看看需要多久,自己算。

  垄断的事情既然解决不了,那么阶层固化的情况就根本没办法解决,这个是资本主义的短板,根本没办法解决。而相反在我们中国这边,很多超级富翁都是农民出身,不是农民的往前推三代,也基本都是农民。转眼到了今天,人家摇身一变,成了超级富翁,谁要是想说中国底层民众没有上进的通道,谁信啊。中国是集权国家,官本位社会,有钱不能代表拥有一切。说难听点,别看你家财万贯,一个七品县令就能折腾的你家破人亡。当然因此也就有了权钱交易的问题,历任国家领导人都在发力,试图打断权钱交易的链条,这个属于题外话,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回头说香港媒体,在金钱垄断的情况下,底层民众实际上已经丧失了进入权贵阶层的可能。在香港影视剧之中,我们经常能看到父母一把鼻涕一把泪,力图培养孩子当个律师或者医生,凭借社会所必须的专业技能进入中产阶级……所谓希望,也仅此而已了吧。以上说的这些都是包括香港在内的很多资本主义国家的现实情况,聪明如俺老花,也不知道怎么解决,那其实就是一个死结。

  在这样的死结面前,底层民众的诉求只能被一直忽略,时间久了,不满是肯定会产生的,累积到一定程度,就必然爆发,所缺的,无非就是一个理由而已,具体什么理由,反而根本不重要,反正闹完了之后还要回归底层,还是看不到任何希望。

  垄断阶层肯定要通过各种手段来压制其它阶层的利益,所以理论上来说,各个国家和政府所做的所有努力,都是在平衡各个阶层之间的关系,也就是消除各种不满,争取和谐发展。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媒体是起到主要润滑作用的。媒体通过不断报道各种垄断问题来引导舆论,刊登各种可以复制的成功路线给老百姓学习等等,让垄断者不能肆意妄为,让底层民众有了希望进而努力奋斗,从而推动整个国家和社会的进步与发展。

  不幸的是现在的所谓自由媒体,并不是只有一家。媒体之间竞争过度,摆在媒体面前的问题首先是生存,那就只能谁给了钱就替谁说话,从而形成了被资本牵着鼻子走的影像回放现象。这样的情况下普通民众的往往被媒体所忽视,而媒体的报道往往集中与那些高大上,吸引眼球的内容,但这些内容与普通百姓生活没有必然性,媒体也就丧失了沟通的渠道功能,最后民众的不满情绪逐步积累,最终以一种非理性的方式被诱导爆发出来,对社会稳定造成负面影响。

  而底层民众走上街头之后,十几年生活水平没有提高的中产阶级人群,就有一部分人给予了同情加分,直到发现这种事儿最终会影响自己的生活,才开始表达反对。此时三秋已过,能够回到从前,就以及阿弥托佛了。而整个事件之中,不显山不漏水的所谓自由媒体,因为发布量暴增的关系,已经悄然的把小钱钱赚到手了,留下整个香港的富裕、中产、底层民众们继续争论到底怎么搞民主那样一个谁也说不清做不到的问题。

  运气差的,这么一闹会搞成第二个乌克兰,死伤无数,家国动荡;而即便是运气好的诸如香港,也要元气大伤,事态平息之后,大家会发现情况明显还不如从前了,有钱有势的人家可以继续花天酒地,而贫民子弟就只能继续住铁皮屋鸽子笼。幸而头脑聪明,学习刻苦,还有可能当个医生或者做个律师挤进中产阶级,剩下的绝大部分人发泄也发泄完了,还是要混吃混喝,只能继续苦吧苦熬,或者说继续积累不满,等待下一次发泄。都被耍了吧?

 

责任编辑: 花千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