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家的小小兔 金色盾牌大爱无言 文艺青年节主编 ''虎嗅蔷薇''小组
当前位置:花开世界

说自由民主人权,提达赖那是打脸!

2015-07-09 15:10 来源: 东北新闻网 作者: 窃天2011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长期以来,达赖在西方主流媒体的塑造下是这样的一种形象:和蔼可亲的宗教领袖,和平非暴力运动的代表,自由民主人权斗士,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然而,这里面估计也只有“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和达赖的实际情况相符,其余的称谓,对达赖与其说是称赞不如说是讽刺更好一些。笔者就举达赖作为“自由”“民主”“人权”斗士的一些“光辉事迹”来捧(za)捧(za)场╭(╯^╰)╮

  先说说达赖在自由方面的“光辉伟绩”。通常定义的自由是一种免于恐惧、免于奴役、免于伤害和满足自身欲望、实现自我价值的一种舒适和谐的心理状态。可是这些却在旧西藏成为一种空谈,一种奢侈,一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丑态!

  在旧西藏,90%以上的人口为农奴,没有人身自由,被称为“会说话的牲畜”,可以像牛羊一样买卖。农奴就是农奴主的财产,不仅忍饥挨饿,为了防止他们逃跑,部分农奴在为主人劳动时还要戴上沉重的铁制脚镣,过着囚犯一般的生活。“人不无主、地不无差”这一流行于旧西藏的话,就是有“西藏三大领主”之称的官家、贵族、上层僧侣强制占有农奴人身,使农奴世世代代依附领主,作为土地的附属物束缚在差地上的真实写照。甚至农奴生小孩就要抱到领主那里缴纳出生税,登记人册,为领主终身当牛做马!农奴若被迫流落外地去谋生,要向原属领主交“人役税”,这种实质上完全占有农奴人身的超经济强制,使农奴除了终身劳作外,没有任何人身自由,更谈不上人的尊严。

  至于“民主”一词,最早源于西方文明的源头——希腊,写作"demos",意为人民。民主是以多数决定、同时尊重少数人的权利为原则。可是达赖统治下的旧西藏却是农奴“生命虽由父母所生,身体却为官家占有。纵有生命和身体,却没有作主的权利。”o(╯□╰)o

  现在常常把民主和法治放在一起,其实旧西藏早就有“法治”了!o(︶︿︶)o农奴如果“触犯”了上层统治集团的利益,法典规定:“按其情节不同挖其眼睛,削其腿肉,割舌,截手,推坠悬岩,抛入水中,或杀戳之,惩戒将来,以免效尤”。而遭到迫害的农奴甚至连喊一声“冤枉”都是非法的,“向王宫喊冤,不合体统,应逮捕械击之,不受主人约束拘捕之;侦探主人要事者拘捕之;百姓碰撞官长者拘捕之”。

  这就是“法治”保障下的西藏“民主”现实,生存都艰辛,就更别提“民主投票”了。

  再说人权,通常是指“人,因其为人而应享有的权利”。可是当时的西藏能称之为“人”的到底有多少?可能一个也没有!因为那时的西藏只存在两种生物:高高在上的“神佛”与猪狗不如的奴隶,中间没有其他存在!

  承担无限度的残酷压迫和剥削,忍受难以忍受的痛苦,这使一部分农奴为了寻求出路和寄托,不得不到寺庙,加入僧侣队伍,但是那样就能脱离苦海吗?哪有那么容易!他们只不过变成了穿着袈裟的农奴罢了,从事着寺庙里的各种劳役。旧西藏噶厦地方政府明文规定“家有三男,必有一人去支僧差”,导致西藏社会僧尼成群的畸形社会现象。民主改革前,西藏约120万人口中就有僧尼12万人,占整个人口的10%!

  难怪后来的全国政协副主席阿沛·阿旺晋美回忆:“记得四十年代,我同一些知心朋友曾多次交谈过西藏旧社会的危机,大家均认为照老样子下去,用不了多久,农奴死光了,贵族也活不成,整个社会就得毁灭。因此,民主改革不仅解放了农奴,解放了生产力,伺时也拯救了整个西藏”。

  最近达赖可能再次出山怒刷存在感,毕竟如果没有存在感那可能真的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曾经的农奴后代可以在青藏高原上致富奔小康,两相对比,是什么改变了那片高原的世界呢?幸福并感激着!

责任编辑: 花千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