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家的小小兔 金色盾牌大爱无言 文艺青年节主编 ''虎嗅蔷薇''小组
当前位置:花开世界

咔嚓酥:缅怀先烈 不敢忘却

2015-04-03 13:24 来源: 东北新闻网 作者: 咔嚓酥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1937年底,日本人的铁蹄终于踏进泰西地区,我的老家。

  到今天,已是沧海桑田。

  1992年泰西抗日武装起义纪念碑正式落成。纪念碑的顶部是棱角分明、分外坚定的手,高高举起一只步枪。

  有谁记得还有泰西这块抗日的热土,有谁记得还有先烈长眠于斯?

  让我们贯穿时间的轴线,奔回去,再次感受鲜血的热度……

  泰西地区,顾名思义,位于泰山西麓,包括黄河东岸的八个县,紧邻山东首府济南,战略位置非常重要。

  1937年底,随着济南的沦陷,泰西地区也沦入日本军队的占领之中。当时的国民党政府严重缺乏基本的社会动员能力,加上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政策,劳苦大众困苦的情形甚至还不如腐朽的清政府时期。在蒋介石大做文章为中国传统基层统治方式唱赞歌,推崇其优势和文化积淀时,一方面实际上凸显了国民政府对中国社会基层治理的乏术;另一方面,中国的底层早已脱离了封建社会的基本文化、伦理形态,腐朽毫无变化,弱肉强食、横向乡里倒是越来越被地主、官僚阶层发扬光大。日本人的入侵,已经使得基层仅有的一丝秩序也荡然无存,留给底层民众的只能是绝望、忍耐、逃荒和死亡……

  那时候老百姓苦啊,靠天吃饭,种粮一年,食不果腹,沿路乞讨,半数不回。保长、地主、官员、国军,从来没把老百姓放在眼里。欺压、打骂那是常事。国军过境,抢粮食、抓壮丁,一扫而空。到了鬼子进村,更是毫无活路。老百姓真正吃饱饭是在解放区,是到解放后。日子确实比国民党统治时期要好。无数的革命先烈铺就了这条光明大道。这种简单的常识竟要专门写文章来普及,真让人几近无语。

  蒋介石一声令下,韩复榘豕突狼奔。

  可以说,如果没有共产党在基层的发动和组织,底层民众的虚弱甚至麻木将吞噬一切。即便有反抗,也将是松散的、零星的,不可能得到有力的支援,组织起有效的反击,更不可能有强大的思想武装和极其坚定的意志。

  自1937年10月起,山东省委就下派干部到省内各地,抓住国民党军完全撤离,日军刚刚进入、立足未稳,或者尚未进入的有力时机,同地方党员干部一起,组织群众,准备发动武装起义。1938年1月1日凌晨,中共党员张北华、崔子明等10人,仅仅凭借11支枪,在泰西三地同时举行武装起义,点燃了泰西人民抗日的烽火。

  工作进行的卓有成效。甚至包括一部分进步乡绅,也在共产党的感召下,最终决定将自己召集来保家护院的武装投入到抗日救国的斗争中去。由此抗日游击队可谓遍地开花。

  现在的人们已经很难想象当时抗日武装力量的困苦,那是一支熟悉了流血牺牲、失败和逃亡的部队。游击队面临的最大问题,一是力量分散,当然这有相当原因是游击队的作战特点使然;二是武器装备严重不足,甚至出现几百人只有几十杆枪的状况。大刀、长矛,甚至扒犁、木棒都是打击敌人的工具。就是凭借着如此劣势的装备和基本靠腿的通讯手段,各地游击队在泰安临时县委的组织下,对日本军队展开了一次次的进攻。

  鬼子的炮楼基本是俯瞰监视各交通线。炮楼里的鬼子并不多,大部分是伪军,县城里驻扎一个日军中队。抗日武装对付鬼子的方法很多,其中围点打援使用的最为得心应手。游击队坚决贯彻游击战术,打完就撤,绝不恋战。但有些特殊时候,还是需要拔掉鬼子的炮楼。往往在这个时候,即便付出巨大的牺牲也不一定取得最后的胜利。

  日本人的炮楼修建的非常坚固,重机枪、轻机枪、步枪一应俱全,子弹配给非常充沛,炮楼顶部一般架设迫击炮或榴弹炮。游击队连基本武器装备都难以配置齐全,更别提重火力。即便八路军部队有迫击炮,但炮弹曲线过大,即便扔在炮楼顶上,如果无法连续命中,效果也很差。所以这种拔除炮楼的战斗也只能是拔硬攻坚,依靠战士的血肉,一步步逼近。

  据当地的老人描述和县志记载,拔除炮楼的战斗伤亡非常大,当地老百姓最大的工作就是从战场上救护伤员。经常战斗一打响,伤员就源源不断的从战场抬下来。部队撤离后,伤员只能在老百姓家里治疗休养。丧心病狂的鬼子兵随后会闯进村庄搜捕八路军、游击队伤员和为抗日武装通风报信的群众。一经发现,直接拉到院子里用刺刀开膛破肚活活捅死。收留伤员的村民也在劫难逃。就是在这种极其艰难、危险的环境中,老百姓仍旧以最大的热情支援了八路军等抗日武装,就是因为我们的武装、军队实实在在为老百姓做出了牺牲。

  远离战争硝烟的很多人,已经无法感同身受的理解八路军游击队同老百姓之间的感情,无法感受打击日寇解放全中国的激愤和决心。无法知晓从麻木不仁的大清国子民和得过且过的国民政府百姓到革命群众这个转变的巨大意义。这其中的每一步,都由先烈的鲜血来铸就。

  值此清明,作文以寄哀思。唾弃虚无,坚守事实;缅怀先烈,勿忘历史。如此,方为中国人。

责任编辑: 花千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