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家的小小兔 金色盾牌大爱无言 文艺青年节主编 ''虎嗅蔷薇''小组
当前位置:花开世界

张忆安:亚投行与世界的未来

2015-04-02 15:54 来源: 东北新闻网 作者: 张忆安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对于中国和世界来说,亚投行具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从中国自身的角度讲,中国制造业产能过剩、建设能力过剩。国内消化不掉我们自己生产出的钢、水泥以及各类机械、电子制成品,也没有足够让所有工程建设队伍一起开工的工程建设项目。

  同时国内还存在资本过剩的问题,房地产被勒紧后,很多游资都在急切寻找出路。如果没有适当的引导,这些钱即便离开房地产,也会投入其他炒作市场,对实体经济不仅起不到促进作用,还有可能造成破坏。

  要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走出去。资本走出去,把钱借给需要建设资金的亚洲其他国家,帮他们搞基建。然后让工程队伍出去承接工程,并且让他们从国内采购原材料和制成品,把钱赚回来。最后这笔钱还是要还的。

  中国在这个过程中解决了生产、建设能力过剩的问题,给游资找到了出路,并且毫无疑问的可以实现资本增值。可以说是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第三世界国家的收益也是巨大的。

  首先,工程建设和其带动的周边行业需要大量劳动力,这将提供大量就业岗位。工程建设及周边行业还会增加所在国政府税收。工程所在国的经济将获得立竿见影的收益。

  其次,任何基础设施建设完成,对工程所在国都是巨大的财富。道路、港口、桥梁、高铁将加强当地与世界的联系,让当地人能更方便的购买中国制成品,更方便的出口资源、农牧渔业产品。学校、医院等项目将帮助当地彻底改变贫困落后的面貌……

  因此可以说,中国经济走出去是一条合作共赢之路。我们能从中获利,进一步发展,第三世界国家也可以借机摆脱贫困。

  然而,世界与这个美好的前景之间却横着两个障碍。

  首先,发展中国家基础建设所需的资金缺口巨大,仅靠中国自己手里的钱简直是杯水车薪。发展中国家想搞基础设施建设,得不到稳定的资金流支持。中国的生产商、建筑承包商都是要赚钱的,不能在对方连支付的能力都不具备的情况下就动手送物资、搞建设。

  其次,发展中国家经济能力往往比较薄弱,社会也未必稳定。如果出现社会动荡、经济崩溃,那么中国要承担巨大的损失。利比亚战乱中,中国虽然成功撤侨,但经济上损失惨重。未来如果再有类似事件,一次就有可能让一个大企业崩溃,几次就有可能拖累中国经济发展。

  如何解决呢?让中国自己想办法的话,想破头也没戏。但正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一家解决不了的事,大家凑一凑,问题当然就迎刃而解了。这个解决办法就叫做“亚投行”。

  建立亚投行,由世界各国共同出资,可以解决建设资金来源问题。出资的国家多了,即便有风险也是各国共同承担。同时,更进一步说,如果建设项目所在国出现局势动荡,亚投行的各参与国出于自身利益考虑,都会出面维护局势稳定,可以把风险最小化。

  从这个意义上讲,亚投行不仅可以推动中国与第三世界发展,还有可能帮助发达国家摆脱目前的经济停滞,甚至减少战乱和动荡,起到维护世界和平的作用。

  当然,我们不该过度解读亚投行,不能因为亚投行“可能”获得什么样的成功就沾沾自喜,甚至自吹自擂。无论希望多大,前景多美好,目前亚投行都还没有正式运作,谁也不知道是否会成功,能获得多大成功。但这最起码是中国为推动世界进步进行的一次有益尝试。

  需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与美日主导的亚开行有着本质区别。亚开行是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剪羊毛的工具,亚投行则是中国突破自身发展瓶颈,并带动世界共同发展的可贵尝试。

  证据在于,商务部已正是指出:亚投行将按域内和域外划分其成员,随着成员国数量的逐步增加,每一个成员的股份比例都会相应下降。所谓中方寻求或放弃一票否决权是一个不成立的命题。

  这个表态说明中国从来没有寻求过所谓的“一票否决权”。否决权是霸权主义所关心的,其本质意义是霸权国阻止其他国家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中国从未谋求“一票否决”,因为中国并不打算成为霸权国,建立亚投行的根本目的是共同发展,是做事,而不是坏事。

  然而,我们想的是如何发展、如何进步,外人却总有可能怀疑中国的动机。在美国看来,中国很可能通过亚投行的运作在经济领域获得更大话语权,进而造成霸权转移的事实。欧洲多个国家不顾美国警告,积极加入亚投行,更是让美国不甘心甚至恼羞成怒。

  但美国却没有直接反对亚投行的立场。因为亚投行无论有多大规模,多大意义吗,也是一家股份制的企业。在自由市场经济的大前提下,美国有什么立场去反对一家搞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银行呢?他们可以酸葡萄,可以警告,可以在台面下做各种小动作。但就是没法直接阻止。

  对于中国、亚太和世界来说,最重要的是发展。亚投行之所以从一开始就显示出强大的号召力和生命力,正是因为这个机构是立足于建设和发展的。只要把握住这一点,不让这个投行沦为国际间政治角逐的工具,亚投行必然获得成功,世界必然因之而受益。

责任编辑: 花千芳